这种颜色的价格是黄金的三倍,深海骨螺因它消亡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14 16:15:0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  界  设  计  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丽而腥臭

泰尔紫


尽管8000枚骨螺仅能产出1克纯泰尔紫染料,而1克染料只够染制一件衣服的边角料,这依旧是西方古人趋之若鹜的色彩



泰尔紫的制作


泰尔紫(Tyrian Purple)也许是历史上唯一一种倍受尊崇,又屡遭唾骂的颜色。它曾专属于贵族和神职人员,象征美与特权,然而,劳动人民却为制造这种颜色饱经磨难。


  上   泰尔紫源自腓尼基(Phoenician,位于今黎巴嫩)的港口城市及染制中心泰尔(Tyre)


制作泰尔紫染料,首先需要捕捞成千上万的骨螺,再将螺壳与软体分开,取出可用于制做染料的腺体。接着,染料工人会把它们放进装有海水的大桶中加热十天。制作时,气味腥臭至极,据犹太教文献《塔木德》记载,染料工人的双手不仅沾有鲜血,还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刺鼻鱼腥味。因此,设若一对夫妇婚后丈夫决定转行做泰尔紫染料,妻子有权提出离婚


有些骨螺会在日光下形成靛青染料,在阴影中形成紫色染料。液态的骨螺染料通常呈蓝色,固态则呈紫色。而最终染出的色彩效果会因为日照、温湿度、骨螺公母和年龄大小产生差别,古罗马时期最推崇的是一种颜色近似“发黑血块”般的泰尔紫。


渗出紫红色液体的骨螺   下  



泰尔紫的使用


赫费斯提翁去世时,亚历山大大帝为这位挚友盖上了泰尔紫裹尸布。古罗马暴君尼禄则下令,只有国王可以穿全紫色服装,皇室仅可使用紫色作为装饰,平民私藏或贩卖帝王紫则将处以死刑。


  上   顺时针方向:呈现于泰尔紫纸张上的哥特语圣经;泰尔紫裹尸布;身着泰尔紫长袍的查士丁尼一世


这种色彩霸权一直持续至拜占庭帝国终结的1453年,在这个历史转折点上,中世纪步入尾声,文艺复兴拉开帷幕,美洲新大陆的发现带来了便宜的染料替代品,教皇也全面停止了泰尔紫的使用,将神职人员的制服定为猩红色。


古希腊神话亦描绘了这种瑰丽的色彩——赫拉克勒斯不仅是身披狮皮、骁勇善战的英雄,还是为爱人染制紫色袍料的痴情男子。海边漫步时,他的狗无意中咬碎了骨螺,一种前所未见的美丽液体旋即流淌出来,让宁芙泰尔乌斯惊叹不已。为了让泰尔乌斯开心,赫拉克勒斯采集无数骨螺,以其汁液染制出一件色彩瑰丽的紫袍,以示爱慕。


鲁本斯于1636年所绘的赫拉克勒斯   下  


泰尔紫不易褪色,颜色甚至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愈发夺目。同时,它也不褪味,不管如何洗涤,腥臭始终挥之不去。古罗马文学家马提亚尔曾在诗歌中描述,一位名为菲拉尼斯的男子酷爱这种腥臭味,为此购置了大量价值连城的布匹。


对此,古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满腹疑虑:“难道这就是罗马人披荆斩棘所寻找的紫色?这些贝类染料味道刺鼻,颜色浑浊,价格却高得离奇,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古罗马帝国戴克里先时期的价格法曾经规定,一磅泰尔紫染料的价值等同于三磅黄金。非同寻常的艰难制作过程成为了染料倍受追捧的理由,天价看似合理,实则不近人情。



有原版就会有模仿,泰尔紫也不例外,一种由地衣制成的红色染料是民间仿制泰尔紫的良方,古希腊哲学家泰奥弗拉斯托斯评价道:“以此新染制的颜色美丽异常,相较于泰尔紫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老普林尼则记载,人们会将这种地衣染料用来染底色,以减少泰尔紫的使用。


saltypink 撰文

Helvetica 和 Futura

字体的时尚磁场

在崇州道明镇

木构一座无限形青瓦房

克制、具体、当代

当中国建筑师来到乡村


一面墙,一行字,Jenny 

Holzer 无须多言的真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