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俺家请的保姆们(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2 13:04:40


7


再给儿子请小姐姐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那些像燕子和江姐姐一样又勤快品行又好的女孩打着灯笼都难找了。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年纪轻身体好又有点文化的女孩子,都是南飞的大雁,去广东深圳打工了。在工厂做事,哪怕再辛苦,她们也有自豪的资本,因为那是个广阔的世界。


几个月下来,家里走马灯似地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好在大姑小姑临危受命,总不至于断了炊烟。


艾嫂就是这个时候来的,应该是十二任保姆了。


这是个眯眯眼大嗓门一脸笑的阿姨,下岗,无房,独身。和老公离婚十几年了,一个女儿在深圳做事。


艾嫂的要求简单明确,赚点钱回去买间屋子,好歹可以遮风避雨。


艾嫂是勤快的,做事干净利落,很爱卫生。因为有文化,艾嫂经常变着花样做菜。在外面吃了什么味道不错的菜,回来马上就照葫芦画瓢,还像模像样的。


看美食节目的时候,艾嫂还会拿着纸笔,边看边记,一有机会就演示出来,味道好得没法挑剔。


对儿子,艾嫂非常尽心,儿子吃饭慢,艾嫂就一勺一勺锲而不舍地把一大碗饭干净彻底地喂下去,哪怕一小时也不放弃。


更难能可贵的是,儿子上小学一年级了,每天的作业都有听写。那时放学早,离我下班还有几个小时,于是报听写的工作就由艾嫂兼任了。真亏了她50多岁的人了,硬是用一口标准的益阳塑料普通话把儿子的听写任务完成得一次不落。


艾嫂做了两年半的样子,她应该是愿意一直做下去的,因为她真的需要钱,需要一个温暖的家。但在一次争执中,她脱口而出要走,我气极了,说走就走,不稀罕你。于是艾嫂就这样走了。


争执的起因是关于儿子吃饭。从小到大,儿子吃饭都不省心。不喂不吃,喂也是慢如蜗牛。为了改掉儿子这个毛病,我申明过很多次,不允许再喂饭了,一定要让儿子自己吃完。


但艾嫂从来就做不到。


当着我的面,艾嫂答应得好好的,我一转身,艾嫂就偷偷摸摸把饭往儿子嘴里塞,感觉儿子在吃饭问题上就像个弱智。


一次正当艾嫂喂儿子饭的时候,被我看见了,于是争执不可避免。


艾嫂认为自己没错,孩子不吃饭,总不能饿了他;我认为一餐不吃也饿不死人。就这样争着争着,两人的情绪都激动起来。


艾嫂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下就像在打雷,而且脸红脖子粗怪吓人的。


我争不过她,气愤中就把儿子剩了一半的饭菜都倒掉了。这下艾嫂不干了,嚷嚷着做不下去了要走,我也毫不留情,说要走赶快。


就这样,艾嫂走了。


艾嫂走了,我心里其实很难受。她说过,只要我们不嫌弃,她愿意做到儿子小学毕业,那时儿子才二年级。


或者,只要我当时的态度稍稍缓和一点呢?


8


但愿艾嫂已经买了属于她自己的房子,但愿她可以在温暖的家里平静幸福地生活。

 

艾嫂走后,家里又来过民办教师、养鱼专业户、花炮厂的熟练工甚至工地上的小工,最终都因缘分未到不了了之。

 

到方科启已是第十八任保姆了。


她创造了我家保姆的多个之最。


身体最胖。来的时候七十公斤的样子,走的时候已接近八十公斤了。


文化最低。上了不到一年的学,最后都还给了老师,基本是个文盲,仅仅会写自己的名字,而那三个字,就像几根树棍在打架。


起得最早。每天几乎都是五点半就起床了,等我们起来,她把家里的卫生都搞得差不多了。


力气最大。百十来斤的东西,她一甩就可以上到肩上,而且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呆的时间最长,有四年多的样子,比江姐姐还做得久。

 

方科启其实是家里的顶梁柱,什么事情都是她说了算。


她老公不仅矮,才一米五不到,而且瘦,一口风都吹得倒的样子。在方科启那魁梧结实的身形、麻利泼辣的性格面前,她老公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好像是方科启刚到我家不久,她老公打电话过来。说村里一户人家孙子出世,问她是送二十元还是三十元。


只听见方科启骂她老公,你是个猪啊,不会看别人怎么送。


方科启在她老公心目中的威信可见一斑。


而且这种电话隔三差五就打了过来。


不是问别人送了一箱葡萄自己一个人吃不完怎么办,就是继续锲而不舍地确认各种礼金额度,看样子她老公宁愿挨骂也不愿自己做主,也许自己做主的后果比挨骂更严重吧。

 

作为家里的里外一把手,方科启有太多的理由不出来做事的,但只要有一个理由,她就必须出来。


因为家里建新房子,欠了一屁股债,土里实在刨不出什么钱,老公的本事也摆在那里,没办法,方科启只好亲自出来打工了。当然,按她的说法,如果多读了几天书,是断断不会做保姆的。


呵呵,于是,这个少读了几天书的人,只能当保姆了,而且一当就是四年。

 

方科启上任第一天就犯了个大错。


因为不识字,在我教了无数遍使用方法后,还是把我家新买的微波炉烧坏了。


没办法,只能用最笨的招了。从方科启后,我家所有的电器都贴满了胶布,胶布上按操作程序写着1、2、3、4……

 

方科启的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那么早起床,中午从来不要睡午觉,不管多重的活,她一定要当天做完。


用她的话说,第二天有第二天的事,反正都是自己做,拖什么拖咧。


有一次快过年了,老公弟弟的工地上杀了几头猪,送过来半边猪肉。那时已是晚上十点的样子了,我要方科启第二天再清理。


等我第二天早上起床,闻到满屋的香味,桌上已摆着炖好的墨鱼五花肉汤。


原来方科启硬是连夜把半边猪肉分解好放进了冰箱,所有的肥肉都炼好了油,还用五花肉炖了一锅美味的汤。一直忙到凌晨三、四点的样子才上床,而六点不到,就又起来了。


那过后差不多半个月,方科启都不吃肉,她说看见肉都有点反胃。

 

对方科启的一身蛮力来说,杀鸡宰鸭只是毛毛雨,她的力气杀只猪都不在话下。


而且她也确实杀过猪。


就那么一刀捅下去……猪连叫都来不及叫哟……她描绘着比划着,一脸陶醉的样子。

 

当然,方科启也有她的小毛病。


比如卫生不那么讲究啦,比如厨房里的蟑螂成了群啦……


如果不是老公晚归想喝水,进厨房发现蟑螂们正在举行盛大的派对,我们家的厨房不知道还要被蟑螂们霸占多久!


那次的灭蟑行动一共歼灭整整三撮箕蟑螂,如果数数,只怕要上四位数了吧?可叹我们家庭成员顽强的生命力,与蟑共舞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竟然一个个依然活蹦乱跳的。


我对方科启说,真难为了你,养了它们那么久,是不是应该把这些蟑螂尸体带回家去当标本作纪念呢?

 

方科启刚到我家的时候,第一个孙女才一岁的样子。期间,她的第三个孙女都出世了。


同时她还操办了自己母亲的丧事,以及女儿的婚事。


这么多大事,方科启多则请假月半,少则十天半月,每次都严格按照请假的天数回来了。


在我的心里,已完全把方科启当成家里的主心骨了,不仅厨房里的事情都交给她,家里的七零八碎也是她一手捡拾,换季的时候,她不在家里,哪个床上的被子在哪个袋子里,我还真不知道。

 

一晃就是四年,儿子也慢慢长大了。


当然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他和方科启之间的矛盾也层出不穷,每次冲突的时候,儿子都叫方科启走。


方科启笑嘻嘻地,我是你妈妈请来的,你妈妈叫我走我才走,你说的不算。


每次都把儿子气得够呛。


儿子之所以对方科启不满,主要因为不管什么事,方科启都站在我一边,从不帮他说话。包括吃饭慢的问题,不用我说,方科启就会念叨,在我们乡下,这样子吃饭,是要遭雷打的哎……

 

可能是债终于还清了吧,加上方科启的女儿快生孩子了,在儿子小学刚毕业,方科启就回去了。


她走后好久,我心里都空落落的……


9


在方科启后的时代,保姆们真的就像来我家串串门了。长的三两月,短的半天。因为都是过眼烟云,不说姓甚名谁,就是大概的模样也没多少印象了。


一个做了一个月的,来的第一天就电话不断,听对话的内容,似乎是劝她不要做保姆的意思。


我说,你不要勉强自己,是否愿意,一定要想清楚。我培训一个保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走就趁早。


她言之凿凿,既来之则安之,老板娘尽管放宽心,不做满一年我绝不会走。


言犹在耳,刚好一月,就如黄鹤一去杳无音信……


还一个,刚来,就搭个梯子去抹天花板,自诩最喜欢搞卫生……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梦乡,我就被一阵奇怪的聒噪声弄醒。仔细一听,天,全是不堪入耳的粗鄙话,从那个陌生的极爱卫生的保姆口中源源不断地滚出。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奔下楼,只见那个卫生专家高举手机,。


这样的人,是可留,孰不可留。


于是给她一百元让她立马走人。她站在门口,嬉皮笑脸地,老板娘,不如再给二十元,我就可以留张整钱回家了……


最悲催的莫过于后来竟然请了个太奶奶过来。该人年纪大约60岁的样子,但辈分极高,是老公姑姑的表婶婶,儿子不是要叫她太奶奶么?请个这么高辈分的人,你让她做事呢还是不让?

 

连太奶奶都请来过了,接下来只怕要请老祖宗了。


那是儿子的初中三年,真是让我心力交瘁焦头烂额的三年。为了让儿子上学方便,我们临时租住了学校附近的房子,我每天在路上往返四趟,就算不堵车,每趟起码也要半小时以上,加上请的阿姨三天两头地换,真有种度日如年的沧桑无力感。好在还有大姑小姑站队等候,这边保姆刚走,那边姑姑们就按响了家里的门铃,无怨无悔。


自从开始请人,十几年来,我从未去过保姆市场。可能是心存畏惧吧,因为听了太多令人恐怖的故事,觉得从市场请来的人无异于一颗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所以,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亲戚们把握住,就是踏破铁鞋,掘地三尺,也要把那潜在的合适人选挖过来。底细清楚是我请人的原则。但现在候选的对象都没有了,对谁去谈原则呢?

 

那个不去保姆市场的铁律只怕要破了。唉,破就破吧。


10

 

那就去市场吧。

 

从一家公司走到另一家公司,呵呵,人还真不少。就一个两室的屋子里竟然塞了不下二十人。


一个一个看,一个一个谈,也许真能碰到合意的也说不定啊。但那些阿姨们,真不是省油的灯。


你家房子多大啊?一百五十平方?大了,搞卫生太累,不去。


你家是别墅吗?不是啊?我只去别墅。


有时还要杀鸡啊?太可怕了,不去。


下午能休息吗?我下午要打场牌。不行啊?不去。


家里有单身的爷爷没有?没有?不去。


天天要搞卫生啊?你怎么不去请个菲佣?便宜得很,才六、七千元……


这样的谈话进行下去,哪里是在请保姆呢,分明在接受审判嘛。站在那里,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怎么能叫她们做事呢,你家连别墅都没有?竟然还想着让她们杀鸡,当她们是屠夫啊?人家想打打牌都不让,也太没人性了吧?

 

只是家里为什么要个单身的爷爷,我一直没搞懂这个条件。难道有那么孝心成瘾的保姆?问资深人士,才恍然大悟,这里有个潜规则的问题,稍稍耍耍手腕,爷爷的钱就骗到手了,那来得甚至比工资还高,搞不好保姆最后就变成了你家的奶奶呢!

 

连着转了N个市场,才真心为自己感到庆幸。这些年来,家里的保姆虽然换来换去,但绝大部分是纯朴本分的,做事情只管吩咐,从不挑挑拣拣。她们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机会,能依靠劳动改变不满意的现状,就很知足了。而现在这些混市场的人,一个个都是洞庭湖里的老麻雀,见多识广,和她们周旋,我真不是她们的对手!

 

好不容易在一个看上去挺正规,总部在浙江的家政公司物色了一个顺眼舒服的阿姨,几番沟通下来,心里还蛮满意的,于是签了一年合同,交了管理费,带回家了。


那个阿姨的行李少得根本不像要在我家做一年的样子,就几件换洗衣服,连毛巾都没一条。给她备齐了洗漱用品,连家居服都给她准备了,只希望她安安心心做满一年。但才二十天的样子,恰好是国庆节前夕,她突然说不做了要回家。


我把合同拿出来给她看,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乙方未提前15天通知甲方自行终止合同的,扣发当月一半的工钱。那她刚做了二十天,我只应当给十天的工资了。


见此情形,她似乎改变了主意,我只回去几天,节后一定过来,但你工资要给我。


我完全可以不给她钱的,一个月没做满,拿什么工钱?


但想想,我还是按合同给了她一个月工资,同时让她提了一堆物品回家。临走,她流着泪说,真舍不得走,如果我不来了,一定把多余的工资还给你们。


当然再没有见过她。


因为在家政公司转得多了,很多经理们都认识了。


她们也感叹,现在的保姆越来越不好找了,不是没人,是没愿意做事的人。


做保姆的门槛太低,只要身体没什么大碍,不管你是什么人,都可以收拾几件衣服去保姆公司报到。而这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根本就不是安心出来做事的。她们打着做保姆的旗号,这家跳到那家,每家做那么一两月,每跳一家,就要求涨工资。


因为对保姆没有任何制约机制,就算她品行不端,被雇主投诉,她也无所谓。只要换一家公司,照样会被隆重推介出去,继续祸害他人。


杭州保姆纵火案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还有那些虐待婴儿的恶毒保姆,天知道,她们混迹于市场里,谁又有火眼金睛辨识得了呢?


11


幸运的是,儿子的高中三年我再没为保姆的事情担惊受怕殚精竭虑了。终于平稳平安平静地度过了那个非常时期。


感谢小代那三年的不离不弃。小代虽然比我长几岁,我一直习惯叫她小代。小代之前在家里做过几个月,因为不满意自己老公儿子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一气之下,也回家窝着不做事了。


后来在老公嫂子的一再劝说下,小代答应再出来试试。这一试,就是三年。其实我也蛮佩服自己的,就那么一年一年地,把小代留了下来。


家里房子小,为了让小代有个自由舒适的居住环境,我特意为她租了个两居室。同时还把小代儿子介绍到朋友公司做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小代能安心做到儿子高中毕业,也算是一种承诺和回报吧。


小代是所有保姆中文化程度最高的,读到了高中毕业。喜欢看书,我的书只要是她感兴趣的,都会找出来看。和她闲聊一些名人轶事,她也是了如指掌。在原来的工厂里,小代也算个有思想有见识的人。只是随着工厂倒闭,前程和命运就只能靠自己去把握了。


对保姆的身份,小代既坦然接受,又从不讳言。甚至她和同学聊天的时候,都会劝别人出来做事。找个好人家,认真做事,不要吝惜自己的力气。给自己挣点养老钱,强过一辈子窝窝囊囊地受人摆布。


在我和儿子动身去美国的当天,小代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回家了。这几年下来,小代老公也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儿子在一个驾校当教练,找了美丽的女朋友。现在,小代的孙子已经降临人世,那个眉眼间酷似小代的胖小子,瞬间开启了小代的奶奶生涯,做了奶奶的小代忙碌且幸福着。


12


这么多年请保姆的个中滋味一言难尽。但儿子,毕竟健康俊朗地长大了。一个人静静的时候,还是会想起那些时光,那些活泼泼的日子,那些青春与泪水交织的岁月。有叹息,有遗憾,更有怀念。过去的日子,伴着儿子的成长一去不回了。但一个有梦和情怀的女人似乎醒来了。现在,我也要重新出发,寻找自己的方向了。


我愿意和儿子并肩站立着,以平等的态度,行走的姿势,一同感受这世界的美好。

                                                             (完)



你的关注

是对宇之天空最温柔的眷顾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