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治哮喘,治有专方专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19 23:39:55



截治哮喘,治有专方


先生在70年代首先提出在辨病辨证基础上应掌握“截断扭转”方药的学术观点,并以支气管哮喘的截治方法进行了深入研究,结合临床实际疗效筛选了大量的单方、验方,制订了一套能迅速缓解支气管哮喘发作之症状以及控制复发有显著疗效的治疗方案。先生临证,主张辨病与辨证相参,治病与治体兼顾,处方遣药在辨证用药的基础上与辨病用药,专方专药相结合。先生常说:“一病必定有一主方,一方必有一主药,临床治疗必须从众多方药中取其精华,选用经得起重复的有效方药,尽早顿挫病患,扭转病机,慎防他变。有是证即用是药,故一证有一证之专方。”


“截喘汤”是先生自拟的截治支气管哮喘的经验方,选药精当,组方严谨,主治咳嗽痰多,气逆喘促的慢支、肺气肿、支气管哮喘病证,适用于各种类型的发作期哮喘病人。上海医科大学中山医院中医科以此方为基础诊治数千例哮喘患者,并制成“截喘液”应用于临床,取得满意疗效。



截喘方:

旋复花9克、老颧草15克、全瓜蒌15克、防风9克、合欢皮15克、鼠鞠草15克、碧桃干15克、五味子9克、野荞麦根15克。


随症加减:气虚加黄芪30克、党参15克;阴虚加生熟地各15克;痰多加半夏9克、贝母9克;干咳加元参9克、麦冬9克;热证加竹沥30克、石膏30克;寒证加附子9克、肉桂3克。


辨证选药,独具匠心


先生临诊,既强调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又重视专病专方和为病寻药,指出:前人对药物性能功用的认识是经过了无数次实践的,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乃心血之结晶,必须很好地继承这份宝贵遗产。他身体力行,善于挖掘民间单方验方和草药,不断在实践中探研中药的特殊功效,重在老路新用,每有创新。辨证选药独具匠心。现将先生常用的治喘药物、使用方法、禁忌,简述如下。



麻黄:用量宜9克左右,少则无效。先煮去上沫,否则令人头晕。高血压病人如必须用,可酌加降压药,中药如广地龙、佛耳草之类有降压、平喘之效。有汗不忌,哮喘病人常自汗出,喘平汗亦止,符合中医“有故无殒,亦无殒”的理论。出血或鼻衄中带血,可与止血药同用。


桂枝:仲景方有桂枝加杏朴汤,其实桂枝无平喘作用,是协助麻黄解表,或有增强麻黄平喘作用。


佛耳草:性味甘平,用于咳嗽痰多,气喘等症,不论寒咳、热咳皆可应用。


广地龙:有平喘作用,略炒去腥气,用量9克左右,若研粉可用糯米管装服,每次3克,日3次。先生常将广地龙、僵蚕、白果三味药合用,加入“截喘方”中,以增强截喘效应。


五味子:有平喘作用,新老虚实皆宜,尤始于肺肾气虚之咳喘,表证痰多一概无忌。


白果:含有氢氰酸,古方入煎剂用21粒,经高热毒性即减,平喘有效。


蛤蚧、人参:相配为参蛤散,对肾不纳气之肺气肿虚喘有效,参蛤散价贵,可用黄芪15克、五味子10克代之,对轻、中度哮喘有改善症状作用。


砒石:大毒、大热,一切有出血倾向者易服,服后有温热感,红细胞增加,久服大量可致肝肿大。


鹅管石:《本草》说性温,能平喘燥痰,以研粉服为宜,煎服效果不大,宜用于寒痰。


僵蚕:抗菌镇痉,可用于热性哮喘。


石膏:传统用于清热解毒。谭次仲先生认为有抑心力作用,余无言先生主张用大量,对热性哮喘可用至30克。


皂角子:为强烈性祛痰药,可用于痰涎壅盛型哮喘。


紫河车:烘干研细粉,本品宜于长服,有培补先天,增强抵抗力作用,适用于先天禀赋不足,肾虚型哮喘。


白参:每服2.5克,日二三次,长期服用可预防哮喘复发,心衰用老山参,阴虚用皮尾参。


黄柏、知母、元参、生地:为养阴降火清热药,可减少激素用量,并减低副作用。


半夏、款冬:为镇咳祛痰有效药,可加入平喘药中。


大贝、桔梗、苏子、远志、白芥子:为一般性祛痰药可对症加入平喘药中。


枳壳、枳实、全瓜蒌、旋复花:能下气,用于哮喘胸闷气窒者有效。


大青叶、板蓝根、开金锁、马勃:有抗菌消炎作用,哮喘兼外感者可以加入。


左归丸、右归丸、七味都气丸、人参五味子散:为滋补强壮药,哮喘恢复期可以常服,可以减少发作。


· 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中医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姜春华》。由明医公开课整理发表。 转载请注明出处。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分享此文出于传播和学习交流之目的,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 投稿请添加大头微信:datou19880818

点击下方图文或者文末“阅读原文”,即可了解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