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骑士团长杀人事件》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31 16:41:32

《骑士团长杀人事件》

村上春树 著

译/林少华


《骑士团长杀人事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创作的长篇小说,由日本新潮社于2017年2月24日出版。2018年2月5日,《骑士团长杀人事件》中文简体版预售,3月10日中文版出版。

(一)

餐馆很空。女服务生走了过来。我点了热咖啡和火腿奶酪三明治。而后喝着咖啡闭目合眼,让心情平静过来……

刚喝完咖啡,女服务生来了,我又要了一杯。我求她给我一个纸袋,把没碰过的三明治装了进去。再过一阵子肚子也会饿的。但现在什么也不想吃。

(二)

我靠在黑乎乎的阳台躺椅上,一边啜着白葡萄酒一边眼望那灯光。免色氏会不会出现在阳台上呢?我很有些期待。但这天他最后也未现身。另一方面,他出现在对面的阳台上又怎样呢?自己从这边朝他大大挥手打招呼不成?

(三)

一旦醒来,就无法接着睡了。只好翻身下床,把对襟薄毛衣披在睡衣外面,走去厨房把苏格兰威士忌倒进杯中,加入制冰机做的冰块喝着。而后出到阳台,眺望杂木林透过来的人家灯火。人们似已酣然入睡,房内照明熄了,只有小夜灯小小的光照这里一点那里一点闪入视野。

(四)

免色回去后,这天下午我一直站在厨房做吃的。每星期我集中提前做要吃的东西。做好了就冷藏或冷冻起来。往下一星期只管食用即可。这天是食品制作日。晚饭清煮香肠和甘蓝,加通心面吃了。还吃了西红柿、鳄梨和洋葱色拉。

(五)

我去厨房从壁橱里取出白牌威士忌瓶,倒进两个杯子,连同矿泉水拿来客厅。我们面对面坐下,一声不响地各干喝威士忌。我从厨房拿来白牌酒瓶,往他空了杯里倒第二杯。他把杯子拿在手里,没粘嘴唇。

标签

(六)

女服务生拿来芝士蛋糕和咖啡。女子仍闭着嘴,直到服务生离开。而后用餐叉分出够吃一口的一块,在盘子上左右捅来捅去,犹如冰球选手在冰上做赛前练习。少顷,把那块蛋糕投入口中,面无表情地慢慢咀嚼。嚼罢,往咖啡里加了一点点奶油喝着,将糕点盘推去一边,仿佛说你的存在再不需要了。

(七)

接着,莲藕、墨鱼、白扁豆做的色拉上来了。海龟汤上来了。鱼是鮟鱇。

“听说季节还多少有些早,但渔港罕见地有像样的鮟鱇上来。”免色说。的确是好上天的新鲜鮟鱇。不容怀疑的食感,考究的甘味,而余味又那般爽净。刷一下蒸熟之后,马上淋了龙蒿调味汁(我想)。

往下上来的是厚墩墩的鹿排。倒是提及了特殊调味汁,但专用术语太多,记不过来。总之尽善尽美。

(八)

我们三人移到餐厅。两人在餐桌前落座。我在厨房烧水,把芦苇和培根做的调味汁用深平底锅热了,用莴苣、西红柿、洋葱和青椒做了色拉。水烧开后煮意面。那时间里把欧芹切得细细的,从电冰箱取出冰红茶倒进杯里。两位女性颇为稀罕地看我在厨房里敏捷利落地干活身姿。秋川笙子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说值得帮忙的事一概没有,只管在那里老老实实坐着就好了。

(九)

及至四周天色暗了,我进厨房喝着罐装啤酒准备晚饭。用电烤箱烤糟腌鰤①鱼,切咸菜,做醋拌黄瓜裙带菜,又做了萝卜油豆腐味增汤。做好一个人默默吃着。没有应该搭话的对象,找不到应说的话语。

(十

睁眼醒来时已经十点多了。对于早起的我来说这是十分罕见的事。洗完脸,我做了咖啡,吃了早餐。肚子无端地饿得厉害。我吃了差不多比平时多一倍的早餐。三块烤吐司,两个煮鸡蛋,还有西红柿色拉。咖啡满满喝了两大杯。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