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故事】有一种 “虐” 叫拆骨,有一种上 “瘾” 也叫拆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5 12:27:57

这是NuclearKitty的第675篇原创文章

 不会写流水账的越野跑者不是个好的马拉松演员。

                                                                  ——鲁迅




前言


柴古唐斯,在台州方言中是“揍你一顿”、“教训一顿”的意思,而一场越野赛以此命名,可见赛道的虐。


有意思的是,在海宁方言中,与柴古音近的“贼古”是“可怜”,“同情”的意思,而同音的唐斯,则是“淌水”的意思。本人的这次柴古唐斯之旅,可谓是真正的贼古淌水。




结缘柴古


如果有人问:有没有一场比赛,会让你心心念念?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柴古唐斯但要问我问什么那么想去柴古唐斯,我却不知道用什么答案回答好。

 

因为口碑好?

名额还得守着抢,先抢了就对了,就算有事去不了,还可以官方转让,一点损失都没,这样的比赛当然得去。——那是很久之前的想法。

 

因为虐?

跑越野不虐还不如自己慢悠悠爬山呢,在虐的过程中你才知道自己有多犯贱没事来跑什么越野。——那是跑过几场越野之后的想法。

    

因为有那么一群有趣的人,

他们在等着你,你好意思不去么?!


天气好时天然的赛道,优美的风景,充足的补给以及天气差时紧急而负责的应急处置,依旧充足的补给且保障到位的后勤,都是值得参与柴古的理由。——那是跑过柴古之后的想法。


所以,终于在看似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成功报名2018年的柴古唐斯括苍。殊不知,就是这看似条件允许,让我吃够了苦头。




赛前曲折


差点一度没去成;

差点要自己开车去临海;

差点把计时芯片落在展会,失去比赛成绩...

(虽然这次的成绩真的只是完赛就好)


不差点的曲折是无锡马拉松大PB后,恢复期内拔智齿之后的感冒;是赛前一周的甲沟炎复发;赛前三天才堪堪处理好还未恢复完全的大脚趾;是半个月全在各种恢复而0跑量的参赛。


但就算这么曲折,柴古,我还是来了。


赛前聚餐因临海有多家同名海鲜店而跑错一家这种小事,就算不得曲折了,这家几乎被柴古选手包场的海鲜店很傲娇得没有给粉丝千万的乌贼打折,所以当然不会给它做广告。




赛中坎坷


由于65K组的起点与50K和100K两组不同,需要乘坐摆渡车,我理所当然得又错过了起点大合影。找土豆拿了两个自封袋后,就匆匆上了摆渡车前往起点括苍镇城西中学。


一路的小雨在65K选手们陆续到达后也跟着变大,整个起点充斥着大家祈祷天王的阿波罗光环保佑的声音,珊瑚女神通过麦克不时传出的提醒声,以及我对于我那豁开道口子的存物袋是否会进水的担心。

 

南来的北往的,能来的都来了,欣赏一段雨中的小提琴乐后,静待起跑。(演奏小提琴的是颜值与实力同时在线的跑圈女神刘艺菡,有幸参加过她的出道赛,这样强扯关系真的没关系么!)


      

像个老司机一样的出发,所谓的老司机就是不激动,不冲动,跟着大部队慢悠悠往前晃,开阔之后一点点超。


但是半个月零跑量的后果出来了,开始的平路阶段就没有达到理想配速,只能维持慢悠悠晃得状态,只能等着被超,唯一感觉好点的就是提前上过药的脚趾感觉不大,我觉得(划重点)我可以撑到完赛。

 

CP1米筛浪前追上影帝,同样带伤参赛的他这次的定的目标也不高,我一听蛮合理的,我再次觉得(再次划重点)可以跟着他跑。然而,计划慢进慢出补给站吃饱喝足才出发的我明显与影帝的计划不同,CP1我还在吃吃喝喝的时候,他就出发了,我跟着他跑的计划落空。

 

CP2跑马坪依旧吃吃喝喝再出发,直到SP1大楼基,虽然山上的雨基本没有断,可是状态一直不错,就算是已经被泥水覆盖的下坡路,也能小跑起来,赛道允许的情况下还可以超过几人,这时候的我极度乐观,甚至觉得(再再次划重点)可以提前完赛,早点洗洗再找乌贼他们吃个夜宵。


     

大楼基后的连续起伏上下坡是柴古的经典路段,没有注意体能控制的我在前三个起伏都耗费了大部分的体能,而且急于利用下坡追赶时间,脚下一划摔了一跤,这也是本次柴古的第一跤;后续起伏一个比一个吃力,在又一次小跑下坡而摔跤后,我彻底改成了稳妥的步行下坡方式,才熬过这段HARD MODE。

 

CP3盆化辽和CP4上白岩之间,又能小跑一段,可是CP4之前因为长期浸水让脚趾问题出现,在CP4不得不做简单消毒上药才出发。而之后,先前注意力分散时的两次崴脚也让我脚踝感到吃力,所幸问题不严重,没有红肿。却严重影响了我的速度,这时候,我的目标已经完全降低到完赛就好,之前所有的“我觉得”彻底打脸。

 

慢跑加走,来到CP5兰辽林场已经到了晚饭饭点,也是我待得最久的补给点。因为自我预期过高,手表的GPS精度开了最高,此时已经只剩百分之十二,完全无法支撑到结束,只能暂时充会电。同时,天很快就会黑了,夜里的山上会更冷,必须换上保暖层的长袖,同时检查头灯。就在这个补给点,有选手的退赛让我自脚部状况出现后就萌生的退赛想法达到了峰值,一直在犹豫是否退赛。这也是我参加各种比赛以来,首次的正式想要退赛。

 

最终,一咬牙,继续出发。

      

上山后没多久,天色晦暗,山雨不止,白天的浓雾最多是种情调,此刻就算有头灯,能见度也只有不足1米,夜色风雨外加被踩烂的赛道,难度直接上升到HELL MODE。可是后方已无退路,唯有一直向前。

 

前方路况不明,这种情况下,大家只能组队前进,这是即去年的TNF北京后再次见到头灯组成的长龙。只是上次是出发时充满激情,这次多了一种莫名的悲壮。此刻,我想到了土尔扈特部东归,想到了红军长征,一切,为了生存,为了胜利……好吧,其实就想着早点到终点。



一路收容,也是一路被收容,因为慢,一路上基本不需要喝水,也就在SP2道场基喝了两碗粥,经历了4个半小时才完成这16K的赛程。

 

CP5法云寺,烤了下湿透的手套和帽子,让最后的5K舒服点,原想掏出手机给大家报个平安,想不到因为故障,一路没用的手机没电了。早点到达终点就是最大的平安,得了,继续吧。

 

最后的路程基本没有上坡了,这个5K我用了两个小时,下到公路时,我已经彻底跑不动了,只能依靠意志撑着,很多的跑友超过我奔向终点,我只能给他们祝福。最终的十米,才跑了几步冲线,宣告完成了这次贼古唐斯。


当拿到完赛奖牌的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明年还来。



途中趣事


刚开始一段路我只能独自前行,当看到身后有灯光时,仿佛看到了亲人,于是相约一起前进,不料对方的回答是:“I can’tunderstand.”哎呦,还是个国外妹子,还不懂中文,那我更得发扬中华传统美德照顾下外宾。


“the fogis too large,it’s safer to follow me.”我用我那半生不熟的英语说道,然后自以为她听懂了,在前面带路。


谁想到更后面的跑友跟上后,外国妹子却落得有点远了,我就纳了闷了,却也只能时不时中英文双语提醒前方路况,虽然我的英语只能just so so。后来才得知,那妹子来自泰国,或许她的英语也是just so so吧,而我的泰语仅会“刷我滴卡”。


凌晨两点,回到宾馆稍作梳洗就休息了,第二天再次回到兴善门广场,补上和老板娘的拥抱,为爸妈买了两卷海苔饼带回家,拍了些照,吃了个饭,定下明年柴古100K之约后,回家回归社会。我们在赛道上可以肆意奔跑,回家还得过好生活,毕竟我们人人都是“社会人”。


最后的小插曲:动车上实在太累,一上车就睡,很喜闻乐见地坐过了站。



赛后柴古


正如珊瑚女神后来朋友圈说的,

跑了那么多比赛,最记忆深刻的永远是跑得最艰难的最虐的。

 


感谢老板娘和天王为选手们付出的那么多,及时周到的突发应急,保暖医疗食物始终保障;感谢志愿者们始终不离不弃的守候,天气这么恶劣,依旧有志愿者反向上山在最危险的路段为我们照明提示;感谢摄影师们的等待,让每一位选手确保有冲线的照片;感谢一路CP5后一直信任我这个导航的大表姐(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其他的跑友这么称呼)。


 

感谢一直在关心着我的朋友们,直到我完赛才终于放心下来。

最后感谢下胡顺的登山杖,没有杖我肯定早就退赛了。

 


最终的感言:比赛前不要不做准备就参赛,也不要带着伤病就参赛,特别是参  加越野,必须得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怎样的实力和状态,就参加怎样的比赛,量力而行。


柴古唐斯,贼古唐斯,其实,我并不贼古。

供图来自乌贼、小胖、云幕、老板娘朋友圈。


最真实的跑者感言,跑者故事

全在NuclearKitty


猜你喜欢


【她的故事】锡马PB349,跑过百公里,“破四”依然让我心存敬畏

【她的故事】2小时56分,意外PB!感恩锡马,感恩所有!

【他的故事】为了赢他,我赌上了自己的房子 —— 双遗马拉松赛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