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可以进来了解一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01 15:23:25

三月的漳州,一会雨水、一会高阳。本想再认真的拍一组照片,无奈下起了暴雨,什么也看不清,拍出来的照片也是灰蒙蒙的,跟哭过一样。

在这里挂了五年半的空档,每一次匆匆往返学校和学校所在的这个城市,让我觉得这里既熟悉又陌生。

“荒五里”公众号荒芜了半年,白金杆粉丝老胡私信催促我好几回,为什么很久没有看到新品上市?尽管老胡已经是留英归来的大博士,但还像初中那会,依然没有脱离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趣味。我就把3月份在漳州的美食照片串联在一起,喜欢的都可以进来了解一下。

“乐客多快餐厅”24小时营业,就像汪峰歌里那个24小时热水的家。为夜场奔波之的哥、保安、服务员们,在冷风吹拂的晚上,也有一个地方灯火通明,可以安静的坐下来喝碗热粥,温暖不贵。

有专门吃粥的地方。他们喜欢把好料放在粥里一起煮,让美味融化在稀饭里,诏安的“猫仔粥”亦如此。

记得一个在武汉念书的小哥,跟我讲过“猫仔粥”的传说:从前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喜欢上一个穷人家的丫头,遭到家里的强烈反对。公子为了给心上人做好吃的,借口养了猫,将鱼、虾、肉等各种好料放在饭里一起煮,送饭的时候就学猫叫,骗家里说是喂猫的粥。小哥当时讲的比这有趣多了,他说这就是武汉的“烫饭”。是的,烫饭吃起来很“”、或者说只吃一“”,一般晚饭图“聊撇”,把中午吃剩的饭菜、汤汤水水一起煮成稀饭,绝没有像“猫仔粥”这么用心的烹饪。


我最喜欢的是“豆花粉丝”因为在别的地方没有,只有漳州有。豆腐脑加晶莹剔透的粉丝,再加上自己喜欢的卤料,清淡有味,但吃不饱,一碗下来全是喝。记得第一次来学校体检完,当时还不熟悉的同事阿晶请我们吃的早餐就是“豆花粉丝”。这次没有去吃,吃的是阿芳家的“漳州卤面”。

阿芳卤面在中山公园门口的中闽百汇,不到饭点就有很多人排队。以前多次路过都没有注意到面实在太窄,本地阿晓强烈推荐这家。配上套肠、五香卷、卤笋,还有辣椒酱,感觉以前吃的都是假卤面。

提起漳州卤面,想到了莆田卤面,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做法。漳州卤面是碱面,也可以是其他面,汤事先熬好,各味卤货备齐,吃啥点啥,很快就能做好,撒上葱花香菜,卖相也好看。“莆田卤面”有的写成“”,有的还要加上火字旁,做法是将面和海鲜贝壳一起现煮,端上来是原汁原色,鲜味十足

“生烫”相对于已熟的“卤味”,说起来大同小异,都是以面为主食再加自己喜欢吃的料。在福州,这样的店叫“捞化”,“化”不是融化,好吃不塞牙的意思,“化”是“兴化粉”的“化”,莆田地区古称“兴化”,生产的米粉享誉四方,称为“兴化粉”,该米粉细如发丝,入开水一捞即熟。如果在店里说加粉、或米粉,默认就是兴化粉。

腰花、百叶、骨髓、小肠等生鲜用开水捞熟,鲜嫩可口,面汤如果是加沙茶,就是一碗有名气的“沙茶面”。沙茶汤是以花生为主的酱料,浓香还带有未碾碎的颗粒感。“阿琴牛肉”家的沙茶面,是我以前吃的最多的一家,常常把汤都喝完了。

阿肥发跟老干妈一样,把自己的头像做商标,是一家小有名气的餐饮连锁店,与三明沙县小吃类似,主打拌面扁肉系列。阿肥发是仙游人,在漳州把拌面扁肉做大做强,成了漳州阿肥发。沈老师说这家店是“阿肥发”的总店,最为正宗,比起喝酒,晚上阿肥发舒服多了。

旁边的建国蚵面、蚵仔煎的门面焕然一新,从老房子里搬出来了,还是熟悉的油烟味道。蚵煎、蚵面”翻译一下就是:这家店只有海蛎,专做海蛎煮面、海蛎煎蛋两种,海蛎放的很多,货真价实。

中山公园附近是老城区,很多好吃的老字号都分布在这里。有些好吃不好看的小店,要坐在低矮的小凳上,弯着腰在昏暗的路灯下吃,到处脏兮兮的,就餐条件非常艰苦。随着旧城改造,这样的“古早味”越来越稀有,大家愿意弯下腰,敬礼这平凡的生活。

夜晚,昏暗的老街,已找不到以前那家只在夏天才有卖的拽拽的“四果汤”店,看到了一家卖菜头粿、蚵煎的大叔,驼着背在收拾客人吃完的碗筷,正如一个充满工匠精神的手工业者,经营着一份非物质文化遗产。

市区的美食小吃还有很多,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一下。市区往厦门方向的云洞岩是一个景区,跟云洞岩一样有名的是这里的盐鸡。这回还是第一次来云洞岩吃盐鸡,非常嫩,非常鲜。一起卖的鸡仔胎就不敢吃,留给下次再吃吧。

这就是这几天在漳州吃过看过的部分美食。在上世纪30年代,漳州是福建第二大城市,各个时期留下来的历史建筑都较好的保留下来了,老黄热情的带我参观了芝山大院和里面的红楼,1992年“漳州大捷”60周年的时候,在红楼左前方竖起了一个造型新颖的纪念碑。以前听老马讲,闽南师范大学还是福建第二师范学院的时候,曾在这里办学,现在依然保留着原来的古色古香,一转眼学校也在风风雨雨中创办60周年了

老黄一路热情的介绍着芝山,在一个绿树成荫的小山坡上,我闻到一阵浓郁的成熟香蕉味道,四周却找不到香蕉树,原来是一种小花的芳香,我叫它“香蕉花”。不是香蕉却有香蕉的味道,这像是一个重大发现,怎么在其他地方从未见过。后来才注意到我住的中医院子里也种了好多这种花,只不过没有这么香而已。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