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分子肽:法院已经判了,刑事犯罪,看完这两起判决书,什么都明白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14 16:44:37

“做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媒体人”


         我希望把我看到的告诉更多的人,提醒大家,别上当了!-----赖俊兵


刘彩琴、冯少君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二审刑事裁定书


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8)粤06刑终215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彩琴,女,1985年5月22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地江西省丰城市。因本案于2017年3月2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5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辩护人陈绮桦,北京市盈科(佛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冯少君(曾用名冯远解),女,1975年7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户籍地佛山市南海区。因本案于2017年3月2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5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美彤,广东格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刘玲,女,1996年1月13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无固定职业,户籍地佛山市南海区。因本案于2017年3月2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5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区惠玲,女,1990年2月1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无固定职业,户籍地佛山市南海区。因本案于2017年3月2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5日被逮捕,同年12月12日被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覃惠梅(曾用名覃杰梅),女,1984年2月24日出生,壮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户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因本案于2017年3月2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5日被逮捕,同年12月12日被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彩琴、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梅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于2017年12月8日作出(2017)粤0605刑初311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刘彩琴、冯少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6年9月,被告人刘彩琴加入“迈捷普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美极客环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极客公司”),并成为美极客公司佛山地区的领导者。后被告人冯少君经刘彩琴介绍加入美极客公司,并先后介绍被告人刘玲、区惠玲、覃惠梅加入该公司。

       美极客公司销售无中文标识、假冒产地的“低聚肽(Zelner)”、“苹果干细胞(NATURINI)”等伪劣产品,宣称是高科技产品、有特殊功效,要求购买者缴纳入会费、每月至少购买一盒产品,根据消费额高低设置了“VIP”、“MB经理”、“MB流通商”三个级别。该公司对会员管理采取“双轨制”,即每人名义上只有两名直接下线,两名下线名义上再各有两名下线,以此类推,发展形成若干层、若干人的会员体系;设立了“直推奖”、“对碰奖”、“层碰奖”等奖励制度,以发展人员和下级人员的销售业绩作为计酬返利依据,并根据会员级别设置每日领取奖金的上限。该公司还通过微信朋友圈、公众号、建立微信群、组织宣讲活动等多种方式鼓励会员发展他人加入该公司。

        被告人刘彩琴多次组织佛山地区宣传活动,为公司录制了宣讲课件,还通过微信朋友圈、组建微信群聊宣传美极客公司产品及上述经营模式、奖励制度,发展下线会员三层级以上共336人。

        被告人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玲亦通过微信、在宣讲会上分享等方式宣传美极客公司产品及上述经营模式、奖励制度,发展下线会员均达三层级以上,其中冯少君下线206人、刘玲下线106人、区惠玲下线78人、覃惠梅下线47人。

        另查明,民警在抓获五被告人及涉案人员的同时还起获并扣押了“Zenlner”产品36盒44包、“NATURINI”产品28盒20包,订购清单4张、苹果手机5部。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何某1、莫某、郭某1、李某1、陈某1、陈某2、孙某1、陈某3、汪某、李某2、何某2、蒋某、严某、张某1、朱某、程某、范某1、苏某、赖某、郭某2、黄某1、黄某2、高某、黄某3、简某1、简某2、钟某、郭某3、张某2、李某3、彭某1、陈某4、欧某、陈某5、刘某、杨某、任某、陆某、麦某、梁某、彭某2、孙某2、蔡某1、丁某、蔡某2的证言及部分证人的辨认、指认材料,分别反映了各人直接或间接通过被告人刘彩琴、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梅等人的介绍成为美极客公司会员,以及美极客公司设置了会员层级制度和“直推奖”、“对碰奖”、“层碰奖”等奖励制度,会员可以通过发展、介绍会员获得奖励的情况。其中李某1还反映美极客公司在佛山这边的发起人是刘彩琴,而刘彩琴下面比较大的团队还有冯少君、刘玲的团队,基本上每次组织下家成员一起讲解美极客公司产品的功效、公司制度等,刘彩琴、冯少君、刘玲三人都会参加;张某1反映冯少君用微信发过其本人的架构图截图给其看;简某2反映其经刘玲介绍成为美极客公司会员,刘玲的上线不是冯少君就是刘彩琴,她们是“肽棒了”微信群的领导,平时都是她们在群上发言;赖某反映其与苏某去参加她们的聚会时听刘玲讲过越早成为会员钱赚得越多,“拉人头”越多获得的利润会越大,据其所知,刘玲是西樵这片两个老大中的一个,一般会在一个星期或者半个月聚会一次;梁某反映其去西樵镇的酒店上过一次课,主讲人自称是台湾来的老师,刘彩琴也有上台分享她是如何接触这个平台以及接触这个项目后赚钱很容易她们讲赚钱最主要就是要发展下线;张某2反映刘玲是其老师,刘彩琴是刘玲的老师,两人在与其吃饭时介绍、发展其通过购买产品加入美极客公司成为会员。

       证人莫某、郭某1对被告人刘彩琴进行了辨认,证人张某1、李某3、程某对被告人冯少君进行了辨认,证人范某1、苏某、黄某2、简某1对被告人刘玲进行了辨认,任某、陆某、麦某对被告人区惠玲进行了辨认。

      证人何某1、李某1、汪某、李某2、严某、范某1、黄某1、黄某2、彭某1、刘某、杨某、梁某、彭某2、孙某2、蔡某1、蔡某2对从其手机或电脑上提取的相关资料(包括美极客公司微信群、宣传页面)或会员结构图,以及起获的相关物品等进行了指认。

        2.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情况说明及相关网页照片、扣押及处理、发还物品清单,反映:2017年3月29日,民警相继抓获了被告人刘彩琴、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梅,同时起获涉案物品“Zenlner”产品36盒44包、“NATURINI”产品28盒20包、苹果手机5部、订购清单4张。

       经侦查人员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网站核查,全国共计79家合法的直销企业中并没有迈捷普瑞有限公司或者美极客有限公司。

       3.从各被告人手机或电脑内提取的美极客账户资料、微信朋友圈、聊天记录、微信公众号内容照片等(均分别经被告人刘彩琴、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梅确认),反映:(1)各被告人的美极客账户内能够显示其个人资料、收取奖金、会员架构等情况;(2)各被告人利用微信短信息、微信群或朋友圈进行美极客产品及参与该组织将获得高收入的宣传;(3)美极客公司网站内附有大量介绍刘彩琴以“佛山领导人”身份参加相关活动,以及区惠玲参加“日用万元”商机发表会及上台讲话的照片。

       4.远程勘验工作记录、关于迈捷普瑞特大传销组织会员网络关系图的情况说明、传销组织架构全图、电子光盘,反映:佛山市公安局电子数据检验鉴定实验室通过对网站上所有的会员信息进行勘验并提取相关会员信息数据后,侦查人员根据该会员信息数据所体现的会员网络关系,将该会员信息数据导入《网络传销关系分析系统》中,由系统自动分析并整理出迈捷普瑞传销组织的会员网络关系图。经对该网络关系图进行统计,计得被告人刘彩琴下线336人、冯少君下线206人、刘玲下线106人、区惠玲下线78人、覃惠梅下线47人。

       5.佛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具的《关于“低聚肽(Zelner)”和“苹果干细胞(NATURINI)”产品的定性意见》,反映:该两种产品的外包上均没有规范的汉字,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GB7718-2011》3.8“应使用规范汉字(商标除外)”的要求;“低聚肽(Zelner)”产品包装上标注的产地为马来西亚,实际生产地为中国沈阳市,根据《广东省查处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违法行为条例》第十条第(十)项的规定,“低聚肽(Zelner)”产品属于假冒伪劣商品。

        6.被告人刘彩琴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称:我在2016年9月认识一名叫杨某的网友,经她介绍参加了迈捷普瑞有限公司在广州市番禺区召开的招商会。在招商会上,我了解到该公司主营是生产和销售“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保健品的。之后在同月19日,我就在杨某的介绍下通过购买该公司的产品成为了该公司的会员。

        杨某给了我一个网址(中文名是“美极客跨境电子商务直购平台”)让我在上面注册会员,并告知我最好注册三个账号并且一次性购买三个数量的产品,这样系统会自动返还400多元的资金。公司要求最少要购买“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其中一种产品才能成为会员。“小分子肽”的单价是每盒590元,“苹果干细胞”的单价是每盒573元。每个会员每月最少必须向公司购买一盒产品。我当时购买了两盒“小分子肽”和一盒“苹果干细胞”,货款一共是1753元。由于我们会员第一次购买产品必须经过介绍人,第二次购买就只需缴纳70元的注册费(后来提高到150元),公司就会给购买人注册一个账户让其日后自己登陆账户购买,所以我第一次买货的1753元就是通过微信支付给杨某的,之后我再买货就是将货款通过银行转账到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

       公司会员分为三个级别,分别是最低级别“VIP”,购买公司的任何一种产品,再交纳注册费就可以成为“VIP”会员;购买3000元产品加上注册费就可以成为“MD”经理级别,购买10000元产品加上注册费就可以成为“MB”流通商级别。“VIP”级别能获取的业绩封顶日入过百,“MD”经理级别能获取的业绩封顶是日入过千,“MB”流通商级别能获取的业绩封顶是日入过万。公司采用的是“双轨制”发展下线的,也就是说每个会员可以发展左、右两个下线,两个下线再可发展两个下线,以此类推,可以无限制发展下线。公司的奖励设立“直推奖、对碰奖、层碰奖”,我们公司的三个奖励都是要先将产品的价值换算成为积分的,一盒“小分子肽”就换算成56积分,一盒“苹果干细胞”就换算成51.8积分。直推奖简单地说就是自己直接发展新会员的奖金,公司会将新会员购买产品的积分的70%×40%×7所得出的金额奖(这个是资金,就不是积分,以下类推)给我们。对碰奖是按每天的业绩进行发放的,具体地说是我自己直接下属的两个会员相互之间当天累计销售业绩进行比较,计算办法是以业绩小的会员的积分计算对碰奖,计算办法是我下属业绩较差的会员的积分的70%×20%×7得出奖励金额。层碰奖就是每属下的每一层会员同一级别中进行比较,取当天业绩最小的会员积分的70%×28%×7得出奖励金额,但层碰奖是不能累计的。举例来说,我为A,可以发展直接下线为B1/B2,也就是说我能获得B1/B2两个直推奖。B1发展C1/C2,B2发展C3/C4,也就是说B1/B2有了业绩,这时我就可以按照上面的方法获取对碰奖。当C层的四个脚都有业绩的时候,就可以在C层计算层碰奖。可以无限发展会员层级,但是有个奖金封顶。另外,MB流通商级别当天奖金封顶后,下线会员还有业绩的,就领取所有这部分业绩的10%作为奖励。会员的排列顺序是在按照网站的要求填写下线的信息后由系统自动排列的。系统会自动计算我自己下线哪个脚的业绩少,然后就会将发展的下线挂在业绩小的哪个脚。之所以放在业绩小的那边脚是因为公司规定奖励是按照业绩小的那边脚计算的。公司对我们说积分的30%是产品的生产成本,70%是分步发给我们的奖励,20%和28%是奖给我们的比例,乘以7是美金兑换人民币的大致汇率。

      我成为会员后杨某就将我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在群里有产品信息内容,还有就是分享个人使用情况。我在招商会上大概知道了公司的经营模式后,就开始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公司产品的链接,或者有时会向朋友推荐产品。如果朋友看了觉得产品好的话,会联系我购买产品,而我就像当初杨某刚开始教我那样,将“小分子肽”或者“苹果干细胞”的一些产品信息通过微信发给对方,并解释公司会员分为三个级别。我会建议对方支付款项注册三个会员购买三个数量的产品,这样才能获取一定的资金比例返还。一般我的会员会先试试VIP客户,如若对方表示需要购买的话,我就先收取会员购买产品的钱和注册所需的钱,然后进入网址登入我自己会员账号,通过我该账号内电子币购买客户所需要的产品。然后根据客户的个人信息为其填写注册成为会员,并在推荐人一栏填写我自己的会员账号。该网站平台会自行在产品发货至客户登记的收货地址。下线成为会员后,我会将对方拉进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及招商群(或者是其他群,我现在忘记了),在群里就会有人像在招商会一样,经常在上面发送一些产品的介绍及所谓的案例,并且还会将公司的经营模式以文字的形式表述出来。另外,群里每周都会提前通知所有人在每周四(或者周五,我现在忘记了具体的时间了)通过YY直播软件,上传公司有关经营模式的讲解课,群友都可以上该直播软件听或者看。这样我就算成功发展一个会员了。

      我很少会向会员讲解公司的经营模式,因为每周都有YY软件直播讲解公司经营的课程,会员可以自己上去听的。但是群里有个老师发过一个链接给我,上面有内容,她让我按照上课的语气、语调将内容读出来,该链接可以边读边录音的。当时我之所有答应她这么做是因为她说录完后她会送我两个小分子肽。我录音完毕后发现内容是公司的经营模式、产品、还有所谓的案例分享之类的。总之都是像课件一样一套一套的。这样的录音是会通过微信名为:日入万元管家发放到各个公司的微信群里,给会员听。

       我直接发展了22名会员,我属下的会员再继续发展了300多人,也就是说我下属的下线就有300多人。我只认识我自己直接发展的下线,具体在南海区的有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范某2、李某3。我的直接两个下线是冯少君和毛某(现在贵州省)。

        我从加入公司至今,一共获得公司的各种奖励加起来有十多万元,具体是系统通过积分计算出来的奖励金额,以电子币的形式发放到我在系统的会员账号中。我大部分电子币是给了杨某,然后由她给现金我,其余的就是帮下线买产品,向下线收取现金。会员要在账户内挂靠一张银行卡用以支付购货款和收取公司发放的会员奖金。我在账户内挂靠的是我的中国农业银行卡(卡号是62×××78),

         一般公司的会员发展下线的流程跟我差不多,并且肯定会将新会员拉进公司的微信群里,公司有十多个微信群的。微信群发放的内容都是一样的,也是有相对固定的人员在群里发放公司的产品介绍、所谓的分享案例以及通知每周的YY直播软件讲课的时间。也就是说只要进入群里面,就肯定非常清晰的了解到公司的经营模式,奖励模式。不然也不会指导如何发展会员。

        每个会员通过密码进入自己的账户后都能看到自己这条线的架构图,架构图会显示每个人员的会员号及姓名;看到自己的个人资料,比如姓名,自己会员编号,住址等;可以看到自己当天奖金的具体情况,会列清楚推荐奖、对碰奖、层碰奖及总奖金分别是多少等等;看到当天的奖金数额、累计获得的总奖金数额,还能详细分清左右脚分别的新增业绩、累计业绩的具体数额。我所说的业绩指的是下线购买产品的金额及发展下线的人数,主要还是看发展下线的人数,因为毕竟购买产品是有每年最多12盒的限制的。

      被告人刘彩琴辨认出被告人冯少君是自己发展的下线,并对从其美极客、微信账号中提取的相关资料内容进行了指认。

      7.被告人冯少君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称:我于2016年10月至11月间由刘彩琴推荐成为美极客公司会员。该公司主要销售“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公司会员分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VIP”、“经理”和“流通商”。一次性向公司购买一盒产品,再交70元的注册费就可以成为“VIP”会员,之后再买四盒产品就可以成为“经理”级会员。如果一次性购买七盒产品再交70元注册费就可以直接成为“经理”级会员,之后再购买十盒产品就可以升为“流通商”级别会员。如果一次性购买十八盒产品,再交70元注册费就可以直接成为“流通商”级别会员。我是流通商级别会员。公司对会员实行“双轨制”管理,简单地说就是每名会员都有一个直接上线和两个下线,每发展一名会员都会成为自己的下线,如一个金字塔一样,不断往下面发展。

      公司设有三种奖励,分别是“直推奖”、“对碰奖”、“层碰奖”,公司的系统会自动计算这些奖励,具体如何计算我不是很清楚。我成为会员后一共直接发展了16名会员,我安排区惠玲和王某为我的直接下线,剩下的会员我就分别放在区惠玲和王某的下面,如此类推,一致往下放。如果我的下线是流通商会员,他就可以自己登陆系统注册新会员及安排会员的位置,如果不是流通商级别的会员,就要通过我帮他注册新会员,再由我自己安排新会员到那一条线上。我下属的每名会员发展新会员时我都会获得公司的奖励。我是通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公司的产品信息及公司的相关链接,我的朋友看到后会与我私聊,我再向他们介绍并将有意购买产品的朋友直接发展为会员。我之所以将朋友发展为会员而不直接在公司帮其购买产品是因为公司规定不是会员的话就不能购买产品,而且公司严格控制产品的销售。另外,我将朋友发展为会员可以得到公司的“对碰奖”和“层碰奖”,所以会员为了得到公司的更多奖励都会不断发展新会员。

      我在公司的系统上累计奖励是133838个电子币,可提现10万多元,我已经提过3万元。其他的电子币被我用于购买产品了。我只是用了1万多元购买产品成为流通商会员。

      被告人冯少君辨认出被告人刘彩琴是介绍自己的上线,被告人刘玲、区惠玲是自己的下线。

      8.被告人刘玲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称:我于2016年12月份通过冯少君的介绍加入了美极客,并通过以1万元购买了12盒小分子肽产品和9盒苹果干细胞产品获得会员资格。加入会员之后我就可以通过推荐其他人加入会员的方式获得提成,还可以销售小分子肽产品和苹果干细胞产品获得相应提成。我主要是通过推荐会员的方式获得提成的。

         我的会员级别是MB就是流通商级别,入会费是1万元,我直接推荐一个会员可以获得入会费的28%的提成,如果我发展了左右两个下线我就可以获得“对碰奖”(入会费的14%)。只知道“直推奖”和“对碰奖”这两种奖励方式,其他奖励方式我不太清楚。

        我直接发展了大概10多个会员,大部分是VIP会员,我只记得我推荐了黄某2和范某1,黄某2和范某1都是我的朋友,这两个人都是VIP会员,其他人的名字我忘记了。我通过推荐加入会员获得大概两千多的提成,除了直接推荐之外我也获得1万多元的提成,全部提成加起来有2万多元。这2万多元是我通过发展下级会员,或者我的下级会员再往下发展会员所获得的奖励提成。

被告人刘玲辨认出被告人冯少君是介绍自己入会的人。

         9.被告人区惠玲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称:2016年11月份我在微信通过“附近的人”看到一个叫冯少君的人在朋友圈发了很多关于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的产品的信息,说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对人体的有很大好处,我当时身体不好,就想买来试试。于是我就加冯少君微信,问她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的功效是否真实,冯少君就跟我介绍了很多关于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的功效案例,我就对冯少君说买三盒试试,冯少君就对我说她不是卖这个产品的,只是分享给别人用的,叫我在美极客网站注册了会员账号,然后就可以自己在美极客网站购买产品了。冯少君告诉我小分子肽一盒590元和苹果干细胞一盒573元,注册会员的时候还要交70元系统费。我当时要买3盒小分子肽,于是我就通过微信转账了大概1800元给提供了冯少君,并将我的身份证号码、姓名、建设银行卡号码、收货地址等个人信息通过微信发给冯少君,冯少君就发给我一个美极客网站账号和密码,还有一个美极客网站的链接,告诉我已经成为了美极客的VIP会员。

      我了解到的美极客会员制度、推荐会员提成奖励制度有3个级别:流通商级别(MB)、经理级别(MN)、普通会员(VIP)。我只了解公司有一个叫做直推奖的奖项,就是推荐别人成为会员就有相应的提成,我记得是会员费的70%×40%,然后系统再扣除20%就得出直推奖的提成。我还听过对碰奖和层碰奖,但是具体怎么计算我不清楚,系统会自动帮我计算的。公司会员是实行双轨制管理,也就是说每个会员都有一个直接的上线和两个直接下线,我发展的新会员会安排在我的下面作为下线,公司会按照我下线及我的业绩给我进行奖励,发展下线越多奖励越多。冯少君会将其发展的会员安排在我下面,因为按照公司的会员管理制度,每名会员只有两个直接下线,所以新的会员都会安排在下线的下面,如一个金字塔一样,不断往下面发展。

     登陆美极客系统后我可以看到我的个人资料、银行卡信息、收货信息、最新奖金、总奖金、交易流水、推荐发展的会员资料以及会员架构等内容。我平时是直接将公司交流群或其他会员转发在朋友圈的一些产品宣传内容直接转发到朋友圈来宣传公司产品的。宣传内容包括关于小分子肽和苹果干细胞的功效、成功案例,另外还有关于美极客会员制度。推荐会员提成奖励制度等信息。

我应该是发展了7个会员,很多会员我都不认识的。民警说我的下线有12个人,这些人名我都有听说过,但我印象中记得经我直接推荐的就只有7人,另外的5人可能是看了我在朋友圈发的宣传信息,然后他们在注册成为公司会员时在推荐人一栏填写了我的账号,所以就计算为我的下线会员。

       我只参加过公司的一次推介会,当时推介会是在西樵镇举行的,时间大约是去年底,地点我忘记了。由于我加入公司的时间不长,所以我没有参加过公司的学习和培训。公司在网上有学习和培训的相关视频,但我没有看过。

被告人区惠玲辨认出被告人冯少君是自己的上线,并对从其美极客、微信账号中提取的相关资料内容进行了指认。

      10.被告人覃惠梅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辨认笔录,供称:2016年10月1日,我在冯少君家里看到五个女人,其中一人是刘彩琴,其他人我不认识。冯少君跟我说她是刘彩琴推荐注册为迈捷普瑞公司会员的,并向我介绍该公司的苹果干细胞和小分子肽,说吃了这两种产品可以治疗我的偏头痛和我婆婆的糖尿病。她建议我以金三角的形式注册三个会员账户以获得返还优惠,并告诉我成为会员之后第二次购买产品有半价优惠。后我将身份证、电话号码、收货地址都给了冯少君让她帮我注册。我第一次购买了9盒苹果干细胞,11盒小分子肽,以及每个账号注册费70元,总共花了约12000元,我用支付宝转账给她。不知道是冯少君还是刘彩琴将我拉进“肽棒招商1群”的微信群,群主是刘彩琴,她平时发送一些苹果干细胞和小分子肽功效的宣传图片、案例。冯少君跟我说过,如果我推荐一个成功注册会员,并且以金三角的形式注册三个账号,就可以拿到消费提成20%。我只知道冯少君的上线是刘彩琴,刘彩琴的上线我不清楚。我发展了孙某2、梁某、陈某5、林某、游某、彭某2等六个下线。我加入美极客公司后一共得到了6000多元的奖励。

        我在迈捷普瑞(美极客)公司的网址输入自己的账号和密码并登录后可以看到自己的架构图,自己的下线人员(包括会员姓名、编号)以及奖励注册币。

被告人覃惠梅对从其美极客、微信账号中提取的相关资料内容进行了指认。

11.五被告人的户籍证明材料。

       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刘彩琴、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梅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入会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织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刘彩琴、冯少君属情节严重。五被告人先后加入“美极客”传销组织后,相互介绍、学习宣传方法,并共同对外宣传该传销组织,构成共同犯罪,其中,证人李某1、简某3、张某2等人的证言,相关美极客公司网页资料、照片及刘彩琴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刘彩琴以“佛山领导人”身份多次参加宣传活动,并录制课件在微信群中对该传销组织进行宣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冯少君、刘玲、区惠玲、覃惠梅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对冯少君减轻处罚,对刘玲、区惠玲、覃惠梅从轻处罚并对发展下线人数相对较少的区惠玲、覃惠梅适用缓刑。五被告人归案后基本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刘彩琴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二、被告人冯少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三、被告人刘玲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四、被告人区惠玲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五、被告人覃惠梅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六、起获的“Zenlner”产品36盒44包、“NATURINI”产品28盒20包,订购清单4张,予以没收并销毁;苹果手机5部,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刘彩琴不服,提出上诉称其只是直推了22人,其他人是别人发展的;其不是主犯,其上面还有很多上级;其总奖金只有15万,并且只提现了3万多,其是初犯,原审对其量刑过重。其辩护人辩称原审认定刘彩琴发展下线人数达336人有误,证据不足;原审认定刘彩琴为主犯不当,刘彩琴本身患有疾病,原审量刑畸重。

          原审被告人冯少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审理过程中,冯少君申请撤回上诉。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刘彩琴、冯少君及原审被告人刘玲、区惠玲、覃惠梅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均予以确认。

        对于上诉人刘彩琴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意见和辩护意见,经查,(1)虽然上诉人刘彩琴称其只是直推了22人,但根据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均应当计算在内,因此其下线发展的人数也应当计算为其发展的人数。虽然因本案的传销组织对会员管理采取“双轨制”设计,从而导致在计算各传销人员下线人数时存在并非由本人直接发展的会员却会因被安排在其名下而计为其下线的情况,但该组织传销人员除了通过直接发展下线能够获取报酬之外,对于虽然并非由其直接或间接发展,但已被安排在其名下的下线,也可以通过“对碰奖”、“层碰奖”的奖励计算方式获取报酬,而该点完全符合传销组织“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本质特征。因本案传销组织是通过电子数据记录会员及计酬返利的,各证人及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反映成为会员时需要提供真实的身份信息资料,故侦查机关根据涉案相关会员信息数据提取并整理分析出本案传销组织的会员网络关系图能够客观反映出传销组织架构,该证据与证人证言及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的供述内容也能够相互印证,足以作为定案依据证实上诉人刘彩琴发展下线的人数达336人。(2)上诉人刘彩琴、冯少君的供述及证人李某1、简某3、张某2、李某2等人的证言以及相关美极客公司网页资料、照片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实上诉人刘彩琴以“佛山领导人”身份参加宣传活动,还通过微信朋友圈、组建微信群聊宣传美极客公司产品及经营模式、奖励制度,并录制课件在微信群中对传销组织进行宣传,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当认定为主犯,其所获奖金是否全额提现不影响本案事实认定。(3)原审根据上诉人刘彩琴的犯罪事实、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悔罪表现在法定刑幅度内对其量刑适当。上述上诉意见和辩护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彩琴、冯少君及原审被告人刘玲、区惠玲、覃惠梅无视国家法律,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入会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织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刘彩琴、冯少君属情节严重。在共同犯罪中刘彩琴是主犯,依法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冯少君和原审被告人刘玲、区惠玲、覃惠梅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依法对冯少君减轻处罚,对刘玲、区惠玲、覃惠梅从轻处罚并对区惠玲、覃惠梅适用缓刑。上诉人刘彩琴、冯少君及原审被告人刘玲、区惠玲、覃惠梅归案后基本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上诉人刘彩琴及其辩护人所提的上诉意见和辩护意见均理据不足,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冯少君撤回上诉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百零八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准许上诉人冯少君撤回上诉。

     二、驳回上诉人刘彩琴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周 劲

审判员 张华伟

审判员 黄志庆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日

书记员 李泽蔚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零五条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要求撤回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审查。经审查,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准许撤回上诉;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将无罪判为有罪、轻罪重判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

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提出上诉,在第二审开庭后宣告裁判前申请撤回上诉的,应当不予准许,继续按照上诉案件审理。

第三百零八条在上诉、抗诉期满前撤回上诉、抗诉的,第一审判决、裁定在上诉、抗诉期满之日起生效。在上诉、抗诉期满后要求撤回上诉、抗诉,第二审人民法院裁定准许的,第一审判决、裁定应当自第二审裁定书送达上诉人或者抗诉机关之日起生效。


张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尹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赵某1生产伪劣产品;戚某假冒注册商标;陈某、吴某销售伪劣产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辽宁省北票市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辽1381刑初106号

公诉机关辽宁省北票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男,1971年4月25日出生于北京市朝阳区,汉族,大学文化,无业,住北京市朝阳区。因本案于2015年10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逮捕。2016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赵某1,男,1979年10月16日出生于山西省永济市,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北京市大兴区。因本案于2015年10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9月6日被逮捕,同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尹某,男,1964年5月25日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市,汉族,中专文化,无业,住山东省潍坊市。因本案于2015年10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逮捕。2016年2月5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9月6日被逮捕,同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陈某,男,1956年8月27日出生于北京市崇文区,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北京市崇文区。因本案于2015年10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逮捕。2016年4月18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9月6日被逮捕,同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吴某,女,1967年9月19日出生于辽宁省北票市,汉族,大专文化,教师,住辽宁省北票市。因本案于2015年10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0日被逮捕。2016年2月5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9月6日被逮捕,同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戚某,男,1981年10月29日出生于山东省淄博市,汉族,大学文化,住山东省淄博市。因本案于2015年12月13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月8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9月6日被逮捕,同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审。

辽宁省北票市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公诉刑诉(2016)19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赵某1犯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戚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尹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告人李某、陈某、吴某犯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于2016年7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6年11月10日作出(2016)辽1381刑初21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宣判后,北票市人民检察院抗诉,被告人李某上诉。2017年4月11日,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7)辽13刑终38号刑事裁定书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我院重新审判。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2017年10月11日,北票市人民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李某的起诉。2017年10月25日,北票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变更起诉。辽宁省北票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付晓庆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某、赵某1、尹某、陈某、吴某、戚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北票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本院决定延期审理一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辽宁省北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某于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明知在食品中禁止添加他达拉非成份的情况下,在自己配比的原材料中加入他达拉非,并委托北京某某1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赵某1大量生产牡蛎肽片剂,销售给陈某3万余片、李某1万余片,现扣押16万多片,生产、销售金额达400000元。经辽宁省药品检验检测院检验,该牡蛎肽片剂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检验补充检验方法和检验项目批准件2009030检验上述项目,检出他达拉非。

被告人陈某明知张某私自生产牡蛎肽片剂,以2元的价格购买该种产品3万余片,进行销售。

被告人吴某于2014年5月至2015年10月期间,在被告人陈某、李某等人处购买没有任何标识的、散装的牡蛎肽片剂,自己购买包装瓶后,在其经营的淘宝网店“某某2超市”以某某2牌牡蛎肽进行销售,销售金额122724元。

被告人戚某于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期间,未经北京某某2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许可,使用其注册商标,委托赵某1大量生产假冒“某某2”品牌纯胶原肽产品,并销售给尹某400余箱,销售金额达210000余元。经朝阳产品质量司法鉴定所鉴定,该纯胶原肽产品为假冒北京某某2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产品。

被告人尹某于2014年4、5月份,在联系戚某想要购买“某某2”纯胶原肽产品后,在明知是戚某委托他人生产的假冒“某某2”品牌纯胶原肽产品的情况下,从戚某处购进此种产品400余箱,并自行包装后进行销售,其中以160元每盒的价格销售给陈某10箱后被转卖给吴某,现扣押197箱,货值金额达400000余元。

被告人赵某1于2014年4月至2015年10月期间,在被告人张某未提供任何委托生产手续和检查原材料的情况下,私自为张某生产、加工添加了他达拉非的牡蛎肽片剂产品;在戚某未提供任何委托生产手续的情况下,私自为戚某生产假冒“某某2”品牌纯胶原肽产品400余箱。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证人耿某、赵某2、邢某等人证言;被告人张某、陈某、尹某等人的供述;产品质量鉴定、检验报告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有其他严重情节,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某、吴某销售明知掺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戚某没有经过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擅自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尹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赵某1为张某、戚某加工、生产有毒、有害食品和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一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某、赵某1、尹某、陈某、戚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无辩护、辩解意见。

被告人吴某辩称,我不知道产品是假的;公诉机关指控的数额中,有一部分是交易关闭的数额,一部分是正品数额。

经审理查明(一),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被告人张某在明知食品中禁止添加他达拉非成份的情况下,在自己配比的原材料中加入他达拉非,之后委托北京某某1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被告人赵某1生产牡蛎肽片剂20万片,并将其中的3万片以每片2元的价格卖给被告人陈某,销售金额为60000元;将其中的1万片以每片2.5元的价格卖给了李某,销售金额为25000元,销售金额共计85000元。剩余16万片牡蛎太片在案发后被公安机关扣押。经辽宁省药品检验检测院检验,该牡蛎肽片检出他达拉非成分。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证人邢某证言证实,曾给张某加工过2万个牡蛎肽的包装盒。

2、被告人赵某1供述证实,张某之前是某某2公司的生产部部长。2014年6月份张某找我说以个人名义按照某某2公司0.6和0.5的模具压片。到2015年10月我一共给他做了84万片左右,其中0.6克的片剂30万片,剩下的是0.5克片剂的,0.5克片剂的就是牡蛎肽。张某提供的原材料我没有检查。

3、证人李某证言证实,我知道牡蛎肽是张某自己找加工厂做的,他给我进价每片2.5元,我购进1万片。

4、被告人陈某供述证实,2014年7月份,我听说张某手里有牡蛎肽,就在张某处以2元的价格买了3万片。

5、被告人张某供述证实,我销售的牡蛎肽是我自己委托某某1公司的赵某1生产的。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我一共在赵某1的公司生产了20万片牡蛎肽。这些片剂我销售给陈某、李某了。陈某大概要了2.5万片左右,李某要了有1万片左右,每片销售价格都是2元钱左右。我找赵某1生产的牡蛎肽片剂里都添加了他达拉非,每片含量约为6%。我知道他达拉非是不充许添加的。

6、扣押清单证实,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张某处扣押牡蛎肽片剂16万片。

7、检验报告证明被告人张某委托被告人赵某1生产的牡蛎肽片剂含有他达拉非成份。

经审理查明(二、三),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被告人赵某1私自为被告人张某生产假冒北京某某2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2公司”)牡蛎肽片剂产品20万片。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期间,被告人戚某未经某某2公司许可,使用其注册商标,委托被告人赵某1生产假冒的某某2品牌纯胶原肽产品,并销售给被告人尹某400余箱,销售金额为101288元。经鉴定,该纯胶原肽产品为假冒某某2公司产品。案发后,被告人戚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证人殷某证言证实,我在河北雄县经营某某3包装有限公司。2014年2月份,戚某让我做北京某某2纯胶原肽的外包装。

2、证人芮某证言证实,我在北京经营某某4印刷技术有限公司。2014年2、3月份,戚某联系我做了四千个写有“某某2纯胶原肽”字样的纸盒和标有“某某2”字样的封口贴。

3、证人于某(被告人尹某的妻子)证言证实,尹某有时用我的卡给戚某等人打款,具体每次汇了多少我记不清了。

4、被告人张某供述证实,我销售的牡蛎肽是我自己委托某某1公司的赵某1生产的。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期间,我委托赵某1生产了20万片的牡蛎肽,每片加工费是0.044元。一共是2.3万元,每次都是我把钱给赵某1,赵某1也知道我生产的是什么,他也是心照不宣。赵某1知道我私下加工牡蛎肽时已在某某2公司离职了。

5、被告人赵某1供述证实,2014年6月份之后,张某个人找我按照某某2公司模具压片,一共做了84万片左右,他分四次给了我3.6万元。我知道张某委托我生产的产品是假冒某某2公司的产品。戚某是某某2公司生产总监。大约2014年4月份,戚某找我说某某2公司做一批8克装的纯胶原肽赠品。我想也不用我们厂子的资质,我就按每袋8分钱的价格给他做了大约12万袋,当时戚某给我1万元现金。

6、被告人尹某供述证实,2014年春天,我问戚某能不能加工400箱左右的30袋一盒的牛股肽(纯胶原肽),他说可以。我给他汇了22万左右。这些牛骨肽肯定没通过某某2公司的许可,因为公司不可能单独给我加工几百盒,而且价格也不可能这么便宜。

7、被告人戚某供述证实,我仿制假冒了某某2公司的纯胶原肽。2014年3、4月份,尹某说他想做一批30袋装的纯胶原肽,之后我联系人做的包装和肽粉,我又买了点辅料,添加到肽粉里。我向尹某要了10万元零几百的加工费。

8、于某银行卡转账记录证明,被告人尹某给付被告人戚某400箱产品加工费101288元。

经审理查明(四),2015年5月至2015年10月,被告人尹某在明知被告人戚某销售的纯胶原肽系假冒某某2公司产品的情况下,从被告人戚某处购买假冒某某2品牌纯胶原肽产品400箱,并销售给被告人吴某等人100余箱,销售金额为192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被告人戚某供述证实,2014年3、4月份,尹某说他想做一批纯胶原肽,我联系人做的包装和肽粉。包装仿制某某2公司纯胶原肽包装做的。我没做某某2公司的防伪贴,因为防伪贴谁都做不了。一共做了400箱。

2、被告人吴某供述证实,我从尹某处进了100瓶康源净雪肽(纯胶原肽)。货到后我发现这批产品包装不行,明显是假的。后来我给尹某退回16瓶没有生产日期的,剩下的84瓶我销售了。

3、被告人尹某供述证实,我销售了假冒的某某2牌产品。这些产品有“某某2”的商标,写着“纯胶原肽”。我销售的这些假冒的产品是2014年4、5月份从戚某那买的,共400箱。我卖了约100多箱。

4、扣押清单证实,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尹某处扣押纯胶原肽产品199箱。

5、中国工商银行理财金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明,被告人尹某销售金额为192000元。

6、鉴定意见书证明,被告人戚某销售给被告人尹某的纯胶原肽样品为假冒某某2公司产品。

经审理查明(五),2014年7月至2015年10月,被告人陈某在明知被告人张某生产的某某2品牌牡蛎肽片剂是假冒产品的情况下,仍以每片2元的价格购买3万片并进行销售,销售金额为5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证人安某证言证实,我认识陈某,他和张某、李某有经济往来。陈某让我给他们汇款或转账,每次2000-3000元。

2、被告人张某供述证实,我一共卖给陈某3万片假冒的牡蛎肽片剂,每片2元钱。

3、被告人吴某供述证实,我就从陈某处订了一万片牡蛎片,货到后我发现牡蛎肽的颜色和形状有点太假,就要求陈某退货,陈某最后给我退了2000片,剩下的8000片在我店铺里卖了。这些牡蛎肽肯定不是真的,因为袋上没有任何标识。

4、被告人陈某供述证实,我从张某那以每片2元的价格买了3万片假冒牡蛎肽。我卖给吴某和其他客户了,也送给亲戚朋友一些。

5、银行交易记录证明,被告人陈某销售金额为50000元。

经审理查明(六),2014年12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被告人吴某在明知被告人陈某、李某销售的牡蛎肽片剂是假冒产品的情况下,在被告人陈某、李某等人处购买没有任何标识的、散装的牡蛎肽片剂,并在其经营的淘宝网店“某某2超市”以某某2牌牡蛎肽进行销售,销售金额83738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证人谢某证言证实,我在一家朝阳的网店花了450元买了十粒牡蛎肽。我吃了两片发现没效果就把其余的扔了。药片用玻璃瓶装,土黄色,药片上没有字,没有说明。

2、证人袁某证言证实,我在一家叫做“某某2超市”的淘宝店购买过两次某某2保健品。

3、证人范某证言证实,我于9月5号在淘宝网上买了12颗某某2药品,吃了一颗感觉不舒服,就没再吃。

4、证人姜某证言证实,2015年1月29日,我在在网上买了11盒某某2。老板网名是某某(吴某)。

5、证人李某证言证实,2014年我从张某处购买了大约一万片牡蛎肽。我知道是假冒某某2品牌的,这些牡蛎肽我卖给吴某5000片左右。

6、被告人陈某供述证实,我在张某处买了3万片假冒牡蛎肽,我卖给吴某1万片,后来吴某给我退回2000片。

7、被告人吴某供述证实,我从李某处购买的5000片某某2牌牡蛎肽都不是真的,因为我卖过真品。之后我在陈某处订了一万片牡蛎片,货到后我发现颜色和形状有点太假,就要求陈某退货。陈某最后给我退了2000片,剩下8000片我在我的店铺里销售了。2015年7至9月份,我从汪某处进了大概19万元的某某2产品,这些产品中牡蛎肽是假的。

8、关于阿布都吉力力.某某购买伪劣产品的调查情况报告证明,其从吴某淘宝店购买某某2产品,花费965元,已吃完两盒某某2牡蛎肽小分子肽,其食用后无不良反应和不良后果,也未造成人身伤害。

9、淘宝网销售名细表证明,被告人吴某2014年12月到2015年10月销售金额为122724元。

10、被告人吴某提供的淘宝交易记录等书证证明,上述销售明细表中数额包括支付宝中交易关闭的34486元;另2015年3月31日其在王某处购买的牡蛎太7盒为2700元,2015年4月1日其购买的牡蛎太1盒为1800元。

综合上述证据分析,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某销售金额为122724元的事实,经查,该数额中含有交易关闭的金额34486元;另因被告人吴某于2015年3月31日及4月1日在王某处购入的4500元牡蛎太产品系发生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被告人吴某辩解称该部分系正品,故上述二部分数额共计人民币38986元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认定为销售金额。

认定上述事实的其他证据有:

1、证人耿某证言证实,我是某某2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我们公司主要经销胶原蛋白肽粉、康源净雪肽等二十多种品种。最近我们公司发现淘宝上有一家叫“某某2超市”的店铺大量销售我们公司的产品,价格明显低于我公司销售价格;其产品外包装及生产日期、批号均为假冒我公司。该网店所经销的产品并未经我公司授权。这个网店是吴某开的,发货地址是辽宁省北票市。

2、证人赵某2证言证实,我是某某2公司副总。我们公司的牡蛎肽这款产品于2014年7月份停产,生产期间为试生产,只出过一次外包装成品,批号是20140702,除此之外没再生产过成品,也没对外销售过。现在市场上或网店上销售的标有某某2牌牡蛎肽压片糖果的产品均是假冒我公司的。

3、某某2公司提供的材料证明,第一,我公司对于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食药侦支队所提供的样本与我公司同类样本进行差异点分析:两样本有明显差异,绝非我公司产品;第二,我公司生产的30袋装纯胶原肽已于2015年7月29日全部销售完毕;第三,陈某于2014年03月03日离职,张某于2014年05月12日离职,戚某于2013年11日20日离职;第四,产品市场代理价格明细。

4、谅解书及和解协议证明,被告人戚某、赵某1、李某分别赔偿某某2公司10万元,某某2公司对三人表示谅解。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认证,证据之间相互印证,足资认定本院查明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在生产、销售的食品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告人赵某1在为被告人张某生产牡蛎肽片剂时只知道是假冒的某某2公司产品,而不知道被告人张某提供的原材料中含有有毒、有害物质,其行为构成生产伪劣产品罪定罪;被告人戚某没有经过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擅自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尹某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告人陈某、吴某在销售牡蛎肽片剂时只知道是假冒的,不知道含有有毒、有害物质,故被告人陈某、吴某的行为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辽宁省北票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部分事实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戚某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被告人张某、赵某1、尹某、戚某、陈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赵某1、尹某、戚某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以对四人适用缓刑。鉴于被告人陈某全部退赃等情节,对其可以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吴某犯罪情节轻微,依法可以免予刑事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百一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尹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人赵某1犯生产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戚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已缴纳30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自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五、被告人陈某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已缴纳)。

六、被告人吴某犯销售伪劣产品罪,免予刑事处罚。

七、依法没收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张某处扣押的牡蛎肽片剂16万片;没收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尹某处扣押的某某2品牌产品199箱。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_clip_image-3924.png

八、依法追缴被告人张某违法所得85000元(已缴纳);追缴被告人赵某1违法所得46000元;追缴被告人吴某违法所得83738元(已缴纳);追缴被告人尹某违法所得192000元(已缴纳);追缴被告人陈某违法所得50000元(已缴纳);追缴被告人戚某违法所得10128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孙雅慧

人民陪审员  窦振亮

人民陪审员  杨柏青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程 丹






  

 

    这里是赖俊兵微信公众平台,赖俊兵是中共江西省委驻萍乡信息直报员,萍乡市市级人民检察院人民监督员,赖俊兵矛盾联调工作室创始人,萍乡市十佳宣传思想先进个人,萍乡市对外报道宣传工作一等奖获得者、萍乡广播电视局突出贡献奖获得者、萍乡电视台突出贡献奖获得者;知名自媒体人,新闻评论员,企业营销策划专家,在多家企业担任营销顾问,曾任共青团萍乡市第十八届委员会委员萍乡市第三届创业指导专家志愿服务团成员,欢迎大家长按二维码互动留言

长按识别二维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