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英医案:阴虚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31 16:44:04

一、

有阴虚火炎者,面赤如饮酒态。

处方:一味元参汤。

即玄参。


二、

黔人叶某,秋天患外感,十天后汗出昏瞀。

病机:真阴素亏,过服升散,与仲圣误发少阴汗同例,下竭则上厥,怎么能当作亡阳,用桂附?

处方:元参、地黄、知母、甘草、白芍、黄连、茯苓、小麦、龟板、鳖甲、牡蛎、驴皮胶,大剂投之得愈

伤寒论294条,少阴病,但厥无汗,而强发之,必动其血……或口鼻、目……是名下竭上厥。


三、

男,寒热如疟,胁痛痰嗽,面黧形瘦,医谓秋疟,予疏散方。孟英认为阴亏。

治法:肃肺润燥,滋肾清肝

处方:苇茎汤,加北沙参、熟地、桑叶、丹皮、海石、旋覆、贝母、枇杷叶。


四、

萧某,痰多,常服六君子,孟英查脉细数兼弦滑,说六君不能再吃,阴亏火盛,津液受灼生痰,需服壮水之剂。萧某自己吸鸦片,感觉是虚寒不敢吃多吃滋阴药。后来又咽痛,再找孟英。告知是阴虚于下,阳浮于上,给了大剂量育阴潜阳。疼痛好了,但喉颚形成白腐。告知是吸烟日久,毒气熏蒸,锡类散搞定。后来秋天又拉肚子,孟英说,这不同于普通痢疾,我现在给你壮水之剂不亚于在给你祛痰。最后毛病就好了。

长期抽鸦片的阴虚痰症,今天可以套用在吸烟人士上。


五、

吴某,年轻得霉疮,寒凉药勇夺,后来又温补。由于温补过度,又血溢于上,便泄于下,食少痰多,喘逆碍卧,两足不能屈伸。又吃了苓桂姜术,加重,出现少尿,绿如胆汁。孟英查脉,弦硬无情。

病机:从前寒药戕阳,现在热药竭阴,胃中津液灼烁成痰,五脏失养。水源绝尿少,木火内焚,见东方之色。

结局:孟英说,怕是和缓了再过来也难以治疗。没多久患者去世。


六、

石某,女,骤患腹胀,10天后肚脐间出现脓,外科认为肠痈,给温补内托药,后咳嗽不眠,腹中绞痛异常,痰色红绿,大便不行。孟英查脉弦细数,舌绛大渴,说,脉候是真阴大虚之证。术、桂、芪、归都是禁忌。

处方:甘露饮,加西洋参、花粉、贝母、杏仁、冬瓜子。痰咳即安。

外科认为这种疾病最忌腹泻,所以润药谨慎用。孟英说,阴虚液燥,津不易生,就算想让她拉肚子都不行。不可拘泥不变通。

处方:前方去杏、贝、花粉,加知母、百合、合欢。又嘱托邀请老中医朱嵩年,外敷。渐渐病好,肚脐附近结痂掉落,就像小孩掉脐带好了。


七、

董某妻子,一直脘痛,甚至晕厥。今年秋天腰疼腿麻,胸闷气逆,不能卧,找医生给了温补药反而喘汗欲脱,不想吃东西。孟英查脉,虚细兼弦滑,舌绛而渴,乃阴虚挟痰。

处方:沙参、苁蓉、木瓜、石斛、蛤壳、蒺藜、石英、茯苓、紫菀、杏仁、楝实、首乌、牛膝。10日安,继续加熟地黄痊愈。

滋阴调肝而不腻:沙参、苁蓉、木瓜、首乌、楝实、牛膝、蒺藜;祛饮利痰而不燥:蛤壳、茯苓、紫菀、杏仁。镇逆:杏仁、石英,苁蓉?。为何调肝,可能是脉弦,线索较少,一方面,腰痛胸闷的病机可能是肝郁血虚。这里补肝疏肝的用药十分轻灵,血药有苁蓉、首乌、牛膝,气药有木瓜、楝实蒺藜。没有当归柴胡那么机械,还是值得记下来的。


八、

张某之母,痰嗽碍卧很久,一直不吃补药。孟英查脉认为必须补。大剂量熟地黄服下,一喝就睡了。张某问,我母亲17年不能吃熟地,为何你一下还重用熟地?孟英回答,脉细痰咸,阴虚水泛,不吃熟地不行。以前吃了补药加重,想必是参、术助气。昔人云,不要拿着一个药当作某个方子,因此处方贵在用了和病情吻合,取舍得宜。

痰嗽碍卧,这个应该不是那种阳虚水泛的心衰,应该就是咳嗽得睡不着,那么理所当然大家都觉得不该吃补药。一查脉细,痰咸,真阴不足。痰偏咸,肾虚象。阴虚水泛,痰不能制的解释了。从之前根蒂脱的案例,可见阴阳不是绝对死板的概念,有微妙联系。


九、

冬十月,荆人忽头痛,偏左为甚,延半月,疼痛牵引颈项颊车,开始走路艰难,然后进食困难,再舌强语謇,目闭神蒙,呼之不应,日夜沉睡如木偶。医生看她舌黑,灌犀角、牛黄、紫雪之类,没什么效果。占卜求仙,也是给了类似的药物。请孟英来。孟英说,苔虽黑,边犹白润,唇虽焦而齿色尚津,不是热证。开药之后如同开锁,很快好了。诊疗过程如下。


二十五初诊:真阴素亏,两番半产,兼以劳瘁,内风陡升,病起头疼,左偏筋掣,旬日不语,二便不行,不食唇焦,苔黑边白,胸腹柔软,神气不昏,脉至弦缓,并不洪数。此非邪热内陷,乃阴虚痰滞机缄,宜予清宣,勿投寒腻,转其关键,可许渐廖。

处方:石菖蒲、麸炒枳实、仙制半夏、盐水泡橘红各1钱,鲜竹茹4钱,旋覆花、茯苓、当归各3钱,陈胆星8分,钩藤5钱后下,竹沥1杯,生姜汁3小匙和服。苏合香丸涂心下,以舒气郁。


二十六再诊:舌稍出齿,未能全伸,苔稍转黄,小溲较畅,羞明头痛,显属风升;咽膈不舒,痰凝气阻。本虚标实,脉软而弦,不可峻攻,法先开泄。

处方:前方去胆星、半夏、茯苓,加枸杞3钱,淡苁蓉1钱,蒌仁5钱。


二十七三诊:舌稍出齿,小溲渐行,神识稍清,苔犹灰滞,头疼似减,语未出声,脉至虚弦,右兼微弱。本虚标实,难授峻攻。开养兼参,庶无他变。

处方:前方去枳实、旋覆、钩藤、竹沥、姜汁,加参须1钱,麦冬3钱,远志7分,老蝉1对,淡海蜇1两,凫茈(荸荠)3个


二十八四诊:稍能出语,尚未有声,舌色淡红,苔犹灰腻,毫不作渴,非热可知,脉软以迟,不食不便,宜参温煦,以豁凝痰。

处方:前方去雪羹,加酒炒黄连、肉桂心各5分。


二十九五诊:苔渐化而舌渐出,语稍吐而尚无音,头痛未蠲,略思粥食,胃气渐动,肝火未平,久不更衣,脉仍弦软。徐为疏瀹,法主疏通。

处方:前方去麦冬,加麻仁4钱,野蔷薇露2两和服。


初一六诊:连投温养,神气渐清,语亦有声,头犹左痛,苔退未净,大解不行,左脉微迟,法当补血。血充风息,腑气自行。

处方:前方去远志、菖蒲、老蝉,加天麻1钱,白芍2钱,桑椹3钱。


初二七诊:脉已渐起,尚未更衣,浊未下行,语犹错乱,时或头痛,寐则梦多。濡导下行,且为先授。

处方:前方去天麻、桑椹,加牛膝3钱,生首乌4钱,柏子仁2钱。


初三八诊:虽已知饥,未得大解,肝无宣泄,时欲上冲。阴分久亏,岂容妄下。素伤思虑,肝郁神虚,脉软而迟,语言错乱。法当养正,通镇相参。

处方:前方去白芍、首乌,加紫石英4钱,砂仁末炒熟地6钱,远志7分,菖蒲5分。


初四九诊:大解已行,并不黑燥。肝犹未戢,乘胃脘疼,幸已加餐,可以镇息。

处方:参须、仙半夏各1钱,淡苁蓉1钱5分,川楝肉1钱,酒炒黄连3分,桂心5分,研调3贴。


初七十诊;复得大解,苔退餐加。肝血久亏,筋无所养,头疼脘痛,掣悸不安。柔养滋潜,内风自息。

处方:前方去半夏、连、楝,加炙草、橘饼各1钱,乌梅肉8分,4贴。


十一十一诊:神气渐振,安谷耳鸣,脉弱口干,面无华色,积虚未复,平补是投。

处方:前方去桂心、橘饼、乌梅,加龟板6钱,麦冬、瘪桃干各3钱。十贴后,汛至体康而自愈矣。


这个案例,贵在诊疗记录完整,如同现在的病历,每日写一个病程,处方也每日调整,值得学习,只是记录人士应该不是医学人士,言语全都硬凑4字,不少字还得我手写识别再录入,多花了很多时间。一般医生写的话,用词都是比较简明的,不会有这种文人的墨迹。如何能将这种动态的病情变化可视化体现,增加阅读效率,的确是个比较麻烦的问题。


十、

胡某,素患耳鸣,吸鸦片,常用补药,渐食减痰多,舌上出现灰黄厚腻舌苔3年,难以医治。孟英查脉弦细软滑,阴亏于下,痰热阻于上。

处方:西洋参、菖蒲、远志、麦冬、竹茹、苁蓉、归身、石英、牡蛎、冬虫夏草,少加黄连服之。不半月,痰少食加,舌苔褪去,病好。

滋阴:洋参、麦冬、归身、虫草;镇摄:牡蛎、石英;化痰:菖蒲、远志、竹茹,黄连清热。灰黄厚腻,痰热象。


十一、

妇女,堕胎多次,月经紊乱,色淡,补药用后更瘦,食少带下多,加用桂附,五心如烙,面浮咳逆,痰壅碍眠,大渴,容易生气,脉两尺虚软,左寸关弦数,右兼浮滑,是阴虚火炎,但痰火实热在上焦,此内伤虚中求实的规矩。

处方:沙参、竹茹、冬瓜子、莴笋、枇杷叶、虫草、石英、紫菀、苁蓉、旋覆,两剂能睡。五六剂咳嗽止餐加,去紫菀、旋覆、沙参,加西洋参、归身、黄柏。五剂,热减白带减少,口和能食,再去莴笋、冬瓜籽、枇杷叶,加熟地、枸杞、乌贼骨而愈。

又有一例,妇女,咳嗽痰不多,难以入睡,神极萎顿,脉虚数,处方枸杞、苁蓉、归身、石英、龟板、牡蛎、虫草、麦冬、牛膝、胡桃肉。

比较严重的咳嗽,常用苁蓉、石英、胡桃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