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宝藏 | “昆明宝藏”第一期来了!这件宝物 与“马踏飞燕”齐名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6-29 16:59:28


昆明的小伙伴们,当你守在电视机或拿着手机刷“国家宝藏”的时候,是否有过这样的想法:我大昆明坐拥上百家博物馆,古滇文化源远流长,如果也来做个“昆明宝藏”,肯定也会精彩纷呈吧?

说得没错!“昆明文艺”从本期开始推出“昆明宝藏”系列,我们将从昆明上百家博物馆筛选出一件件国家级重宝,详细为你道出它们的前世今生,一展昆明文博文化风采!



“昆明宝藏”第一期来了!我们的第一站来到省博,00滇号讲解员将为你讲述的这件重宝,来头非常大,名气更是不得了,与“马踏飞燕”齐名!



前世故事:一件流芳百世的青铜珍品,一段生死相依的爱情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故事就发生在古滇国。


汉王朝收服滇国之后,在山高皇帝远的情况下,生性多疑的汉高祖刘邦为了检验滇国国王对西汉王朝的忠心,一夜突发奇想,特派使臣前来滇国索要一件青铜珍品。

这件青铜珍品的要求极高,除了外表美观华丽之外,还必须能显示一国君王之权威。这无疑就是个天大的难题!一晃几年都过了,汉王再次催促,只好广发告示,半月又过,没人敢撕,一天,一个叫阿木楠撕下了告示。

他的胆识、果敢、壮举,得到国王女儿丹尕公主的钦佩、赞赏。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两人到处找寻灵感,立下纵有天大困难,也要生死相依、完工复命的誓言;但丹尕却被视为忤逆不道、败坏朝纲的不肖孽子,备受朝臣指责、谩骂,父亲只好把她关起来。

眼看告示的时间也要到了,阿木楠依然没有头绪,完全心灰意冷,成天酗酒昏睡,只等杀头以谢罪。

突然,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群水牛正在牧场上觅食,一头小牛刚刚钻进母牛腹下,准备吸允妈妈的乳汁,此时,阿木楠饲养了几年的一只幼虎无意从远处奔来,一跃纵上母牛尾部,母牛一惊,欲动,但它很快知道是跟自己朝夕相处的异类,也就不以为然了。就这样,一件名叫“牛虎铜案”的青铜珍品问世了。

可是,就在上交后不久,阿木楠便被真正蓄谋滇国朝纲的奸臣用计杀害在抚仙湖边上。

祸从天降,丹尕肝肠寸断、悲痛欲绝,怀抱恋人遗体,悲声惊动日月,一步一步朝湖边走去,一步一步涉入清澈的湖水……


今生传奇:中国青铜文明史上的重头作品,与马踏飞燕齐名


东汉,滇国突然在史籍中沉寂,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直到1956年底,考古工作者们在滇池之滨的晋宁县石寨山发掘出战国到西汉时期的古墓葬,从6号墓底部的漆器粉末中清理出一枚金印,小心翼翼剔除印上的浮土后,露出四个篆字——滇王之印。《史记》有关汉武帝“赐滇王王印”的史实得到印证,古滇王国确实存在过。


滇王金印


几年后,江川县的一些农民在李家山挖出一批古代文物,后来被证实,这些文物来自2000多年前的古滇国。1972年,另一件“国宝”牛虎铜案在李家山古墓群遗址第24号墓坑出土。后来,滇王金印与牛虎铜案都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古滇国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

1972年,考古工作者在江川李家山古墓群中挖出了一样“国宝”。

据当年的发掘领队张增祺回忆,在发掘李家山时,24号墓的牛虎铜案出土后被当地老百姓讹传为该墓挖出了一头牛,甚至还会叫,以至于来看热闹的人摩肩接踵,把附近的庄稼都踩倒了一大片,可见出土的器物造型有多么逼真。但当时出土的牛虎铜案并不如今天这样完整,2000多年的岁月洗礼,除了牛首、虎头及一块椭圆形青铜碎片保存还较完整,其他部分都已成为碎片。如今,在大牛脖颈处依旧能看到修复的痕迹。

从出土那一刻开始,牛虎铜案时刻都处于让观者称奇的状态。

器物主体为一头大牛,站立状,牛角飞翘,背部自然下落成案;尾部饰一只缩小了比例的猛虎,虎作攀爬状,张口咬住牛尾;大牛腹下中空,横向套饰一小牛,作站立状。这不但是个“好看”的器物,也好用,专家推测,中空部分便于搬运。“大牛和小虎是用模型铸造,一次成型,而小牛则是另铸,再焊接。”省博物馆研究人员介绍。

这样精湛的工艺,放在今天仍属高难度。



2006年以前,昆明人见到的牛虎铜案都是放在老省博前面路口的雕塑,甚至一度成为昆明的地标。直到2006年,市民才与牛虎铜案的“真身”见面。


与“真身”的会面打破了牛虎铜案在许多昆明人心中的“高大”形象。相较于博物馆外面那座雕塑,它的“真身”原来如此“娇小”,高43厘米,长76厘米,宽36厘米,重12公斤,一个人就可以搬得动。


牛虎铜案仿制品


然而,即便身量不大,这尊已经写入中国青铜文明史的作品来头却不小。它出土于江川李家山墓葬群中墓坑最大、随葬品最多的一座墓葬。

“牛牲居祭祀‘三牲’中首位,虎在滇文化中具崇高地位,常立于滇人祭祀的铜柱顶端,为崇拜之对象。在当时,能有权力、财力调动工匠制作一件如此精美器物,并有财力可以吃得上牛肉、用得起牛来祭祀的人,一定来自王族。”省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推断。而这座牛虎铜案也是云南省博物馆馆藏20多万件文物中为数不多的一件国家一级文物。但它曾经的主人是谁,至今仍未揭晓谜底。


2000多年过去了。滇池南岸,广福路6393号,来自战国时期的牛虎铜案静静地立在云南省博物馆的展柜中。那头被猛虎咬住尾巴的大牛望着前方,似乎可见眼中饱蓄的泪水。


每天,慕名而来的参观者络绎不绝,他们想看这个与“马踏飞燕”齐名的牛虎铜案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他们不仅会被2000多年前滇人精巧的铸铜工艺所折服,更多人,当他们将两手遮在眼睛上方,以避开玻璃折射而更好地去观赏这尊牛虎铜案时,总是被那头大牛的目光所击中。



本期撰文 | 记者李双双

编辑 | 张小宝 




昆明文艺
给你精彩昆明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投稿信箱:
kmwy333@163.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