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少詹“老婆牙”传说故事辨疑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7-20 14:24:07

丁希亮(字少詹)是永嘉学派宗师叶适的弟子,是学界名人。身为名人,其人其事容易被人附会,其“老婆牙”故事就如此。《温岭历史故事集》转载了一则《徐似道词劝少詹》的传说,说的是丁少詹与妻斗气,离家到花芯古寺出家,徐似道以一篮“老婆牙”和一首《阮郎归》劝回。

此事载于《宋词故事》,故事主人公丁少詹与劝架的徐似道,同为温岭温峤上珙人,徐似道是诗人戴复古的启蒙老师,他们都是温岭历史上的文化名人,八百年的故事就这样流传了,但事实真如此吗?


一、徐似道词劝丁少詹

先来了解故事情节吧。

一日,丁少詹与妻子闹别扭,一气之下,离家到白峰花芯山(叶茶寮山)上一古寺,每日吃素念经,买蝤蛑、螃蟹、螺丝等放生,还要方丈给他剃度出家。方丈知他尘缘未了,只答应他在寺中暂住,烧香诵经,读书写诗,绝不肯给他剃度。

丁少詹的妻子见他要出家当和尚,心中十分着急,便来寺中恳求丈夫回家,也保证以后绝不同他吵架。少詹却拿腔拿调,不为所动。妻子无奈又担忧,只好回家动员亲戚朋友来劝,少詹依然无动于衷,似乎铁了心要当和尚,终生在古寺中待下去。

最后,其妻只好搬出与丁少詹有深交的徐似道。作为老友,徐似道深知少詹的做作,便拍着胸脯满口答应:“嫂子放心,包在我身上,三日内保证叫他回家!”

徐似道喜欢以诗文与友开玩笑,他知道丁少詹脾气有点犟,直接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能会碰壁,怎么办?他踱步街上,沉吟再三,见一个人在卖老婆牙(俗呼蛐,一种海边的贝壳),灵机一动,随即就买了满满一大篮,请人带给少詹,并附上一首词:

茶寮山上一头陀,新来学甚么。蛑蝤螃蟹与乌螺,知他放几多。

有一物,是蜂窝,姓牙名老婆。虽然无奈得他何,如何放得他。

徐似道此词的词牌名为《阮郎归》,其词牌之名即寓深意。丁少詹收到老婆牙,读罢徐似道所撰之词,大笑而归。老婆牙是海边的贝壳,自然不能放入淡水中。徐似道送了老婆牙,又明白告诉少詹不能放下,其寓意明确:老婆有时多了些唠叨,有什么关系呢?“无奈得他何,如何放得他”,家是放不下的——总不能不顾家吧。徐似道的幽默与诙谐,为丁少詹的家庭危机解了围。

《温岭历史故事集》出版后,见过丁氏宗谱的读者不乐意了,他们立即提出,徐似道所调解的家庭矛盾是丁世昌(字少明)的事,不是丁少詹,宗谱记载得十分明确。

宗谱的确是记载的丁少明,但《宋词故事》、《太平县志》都是说丁少詹家的事,到底谁有误?


二、丁少詹谈家事

丁少詹不仅奔走多年功名无着,家事也不顺,妻子於氏二十一岁(1164)嫁至丁少詹家,生了七男三女,其中二子早夭,长子丁簠残疾。於氏去世时,子丁簠、丁范、丁籍、丁策均“弱而幼”。长女已十六岁了,即古人所说的“及笄”之年,刚可以在发辫上插笄以示成年,当然就没有谈婚论嫁。妻子“得奇疾卒,年四十六”,家里孩子没有一个成家的,妻子就撒手人寰,丁少詹的家事够不顺的。

丁少詹撰《故妻於氏墓志铭》深情回顾了与妻子的往事,从以下记述的这些往事中,你能够感受到他与妻子的纠纷与矛盾吗?

丁少詹自称“壮岁问学,奔走四方”,他三十一岁专门到雁荡山从叶适学,后来又从陈亮、吕祖谦等学。“经岁不归,妻儿独处,不使余反顾之忧”,於氏真的是一个贤妻良母,她把家事处理得井井有条,为的是不让在外求学的丈夫有后顾之忧。

妻子的人品,丁少詹归结为“资性温淑,内外无闲言”,这样的好资性她根本就不会闹小性子。丁少詹怕人不相信,又解释说“人固知其为贤,而未必知其实也”,别人可能不信,于是就举例说明妻子的贤淑。那是丁少詹在松山南麓建筑了精舍后,就一直居住在精舍之内,每天“登高临深,抱膝啸咏”,有时连朋友也看不下去了,认为他不应该放弃举子的学业,而妻子则十分理解而体贴,丁少詹说 “妻独与余意合”,於氏还常对丁少詹说:“山水之间,尽有佳趣,何必以富贵为荣?”妻子也不想让丈夫太疲累于功名利禄,让他去游山玩水。

这一年是科举年,丁少詹说“予今秋不解举子后,予妻有助焉”,他对功名不寄予希望了,妻子就依丈夫,同时体贴关心着丈夫的起居,她对丈夫的爱是无怨无悔的。

妻子看待世事十分旷达,当她病情沉重时,自知病情已无可奈何,“不召庸医、泥淫祀”,让巫医来看病,靠求神拜佛保佑健康,这些都是丈夫所不屑一顾的,於氏全部依丈夫的脾性,全不去触碰。丁少詹说於氏对生死达观,临终之夕,妻子与丈夫、子女一一告别,“相告别语甚周至”,临别话十分周详而不拖泥带水、含糊不清,少詹认为妻子之识见 “虽达士、禅僧有所不如”。

家事原来全靠妻子操持,妻子去世,丁少詹才深切感受到操持家务的烦难,“跬步遂不得自由”,连半步也走不开。回想起妻子的种种好处,少詹“徒抱无穷之恨”。

妻子卒于淳熙十六年(1189),丁少詹既终日操持家务,又忧心于功名的无着,三年后的绍熙三年(1192)他也追随於氏而去了。临终前,他嘱托堂兄丁世雄(少云)为自己料理了后事,毕竟子女还年幼。

根据丁少詹的深情回忆,夫妻感情有很深的感情,两人日常生活是没有龃龉的,丁少詹不可能为了与妻子的矛盾而躲避到花芯。

既然丁少詹没有与妻子闹不和之事,那不就是宗谱记载的丁世昌(字少明)吗?是的,故事题目应换作《徐似道词劝少明》。县志明明白白地记载着,徐似道与丁少明才是密友,为朋友劝架是天经地义的。


三、丁少明——徐似道的好友

“三竹”密友。徐似道所在的上珙,就紧邻着丁园,而丁氏兄弟均好赋诗饮酒,于是徐似道与丁少明、丁少虞兄弟俩成为了诗友,交谊密切。三人的名号中分别带一“竹”字,徐似道号竹隐,丁少明号竹坡,丁少詹则号竹洲,时称“三竹”。

西源山下的西庵环庵遍植竹林,环境清幽,徐似道戏称此处为清凉国,跨西湖而来的丁氏与徐似道同游西庵,徐似道撰《游西庵》,抒写出与友闲游的那份悠闲、洒脱,诗文不乏幽默:

竹隐竹坡并竹洲,三人来往亦风流。

只今已入清凉国,他日定封潇洒侯。

风带松声来枕畔,月移梅影上墙头。

岁寒亦欲成三友,重说三三醉未休。

诗人吟咏无酒不行,而当丁少明病了,接到的慰问品还是酒!是徐似道送的朋友。正当秋桂飘香之际,徐似道送酒,对于隐居在乡的诗人是不小的安慰。于是丁少明撰《病中无聊忽徐渊子送酒》云:

丹桂传香后,黄花著蕊时。

老怀期欲赏,病足瘦难移。

静对陶潜径,长吟杜甫诗。

白衣人忽至,把酒慰愁眉。

丁少明是丁氏第七世的同族兄弟中最为年长的那一位,他与同族兄弟丁少云、丁少詹,均与叶适、王绰、徐似道、戴复古、虞似良等名人交往密切,叶适称赞其文“绝妙惊人”,县志则称其诗文与丁少詹相等。

事情说至此,应明了的是:徐似道才是丁少明的密友,而《丁氏宗谱》记载的徐似道为丁少明劝架的事情才是准确的。再者,丁少詹自己也说了:我与妻子於氏的感情是很好的,是谁造谣污蔑我们夫妻俩?

下面,要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张冠李戴的事情。

错误的根源,出于“名人效应”。古人更讲究吸引“眼球”,能吸引“眼球”的就是名人,丁少詹是叶适的弟子、永嘉学派门人,讲丁少詹的轶事就可吸引人的眼球,如讲丁少明,人家要问:“那是谁?”其实今天说起丁少詹、丁少明已没有太大的区别了,都是宋代的古人,都是诗人,又都是叶适的好友,说起来丁少明与叶适交往的时间更久长,丁少明活了八十岁,七十余岁还陪同叶适访问温峤。


发表